鬼吹燈 > 三國那段 > 正文 第十四章 帝國之殤(三)

正文 第十四章 帝國之殤(三)

    公元177年7月,司空劉逸罷官,衛尉陳球升任司空。就在本月,漢靈帝劉宏親自撰寫《皇羲篇》50章,又在天下招聘了一些能寫文章的、文筆較好的、字寫得漂亮的人,將他們的編制放在了鴻都門下;皇帝首先開始招聘門客,此舉具有帶頭作用,很快就有人效仿,比如侍中祭酒樂松、賈護等人還招徠了許多人,所謂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他們招聘的這些人中,也不乏能言善辯之士、溜須拍馬之流,憑借著三寸不爛之舌,在皇帝哪里極盡舌技之能事,所講出來的東西當然皇帝不反感,還很受用,博得皇帝開心了,皇帝就給他們一個官坐。

    啊,敢情漢朝在這個年代,不用十年寒窗、上京趕考也能獲得官職,而且獲得方式也很輕松,那就是你的語言功能比較強大,能說會道會忽悠皇上,忽悠高興了,官也就到手了,而且還沒有試用期,多好的事情啊,光宗耀祖也不用那么費勁兒了。

    劉宏呢,在這幫人整天忽悠簇擁之下,很快便忘記了自己的皇帝身份,皇帝職責也履行得不大好,祖宗的廟宇也好久沒有去上香了……作為此時大漢公司的執行董事長,劉宏不思進取的態度讓很多朝臣開始著急了,如此下去,公司會有倒閉的危險啊。

    實在看不下去的蔡邕蔡大才子便給皇帝寫信,說董事長應該以公司的事情為重,大家都靠你吃飯,而且你不應該給沒有一點功勞靠著忽悠你的功夫的人職位,還有,就是您不能忘記祖宗,市場去祭祀祭祀祖廟,畢竟大漢的江山還要延續吶!也不知是蔡大才子的文章寫得好,還是劉宏自己也感覺到此種做法不太正確,反正劉宏看了蔡邕的信之后,便將前段時間靠著“炒作”起家的那幫地痞流氓降職,由原來的太子舍人將為丞、尉,還表示,就在10月,朕將親自迎氣北郊,行辟雍之禮。

    看到皇帝開始聽取大臣的意見了,很快便有人乘熱打鐵,給劉宏進言了:尊敬的萬歲,這個鮮卑,年年騷擾我大漢,歲歲侵犯我邊疆,每逢過年過節亦或是天災人禍的時候,縱兵搶掠……惡性種種,惡貫滿盈,應該是到了給他們點顏色看看的時候了,不然這些叛賊還以為我大漢是好欺負的呢!聽了護烏桓校尉夏育、護羌校尉田晏、中常侍王甫等人的進言,劉宏覺得言之有理,這鮮卑入侵的奏折朕可是經常御覽,乘著天災人禍來犯亦是讓人大大可氣,于是乎,劉宏決定出兵討伐……當然朝臣中也有持反對意見的,比如蔡邕蔡大才子,但是已經做出決定的劉宏沒有聽進去。

    決定下了,作戰方案是:漢軍兵分三路:夏育從代郡高柳縣出發;使匈奴中郎將臧旻與南匈奴屠特若尸逐就單于從雁門郡出發;封田晏為破鮮卑中郎將,從云中郡出發;三路各有萬余騎兵,出塞2000余里討伐鮮卑!

    綜合斥候的報道和各方收集來的作戰偵查報告,鮮卑頭子檀石槐也做好了應對方案,將部隊分為命東、中、西三部大人分別迎戰三路漢軍。

    這其實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戰斗,三路對三路,所謂狹路相逢勇者勝,但是事實證明,鮮卑的三路人馬都是勇者,因為他們都取得了勝利!按理說,三路人馬,按照狹路相逢勇者勝的說法,三路中出現勇者的概率也應該在百分之三十左右啊,然而概率事件是可能發生也可能不發生的,靠概率事件來推論戰爭的勝率是不靠譜的。

    三路大軍不但一路都沒有取得勝利,還都敗得很慘,糧草輜重全部丟失,將領們也只帶了十幾個保護他的人殺出重圍,抱頭鼠竄而回。

    沒有達到劉宏預想的戰爭效果,反而很丟臉,大漢國威也淪喪殆盡,皇帝很生氣,后果很嚴重。當夏育、臧旻、田晏三將剛逃回國內,立刻就被送進了監獄。后來三人出錢贖命,才勉強留下了一條命,但丟了官,成了平頭老百姓!

    罷了直接執行作戰方案的三個將領之后,劉宏還不解氣,11月份,又讓太尉劉寬、司空陳球回了老家;還得考慮賺錢,因為本來國庫里就沒有多少錢了,這次出征又花了不少,劉宏便又一次下詔:還沒有被判死刑的犯人,交錢抵罪!

    12月3號,太常孟彧升任太尉。29號,司徒楊賜罷官;太常陳耽升任司空。反正東漢末年,作為朝廷的忠臣,三公也是經常換人,讀者就習以為常吧,至于理由,是書上或沒有記載,或寥寥數筆,總之一句話,就是看著不順眼或者得罪了太監也或者是皇帝不高興就換了是經常發生的事情。本月,永安太仆王旻下獄論死。

    再說說鮮卑吧,以前只是騷擾侵犯,沒有吃的了就去搶,逢年過節所需要的花費也鄰居家拿,但是從來沒有和漢朝軍隊正面交鋒,不知根底;這一次打敗漢軍讓他們徹底的忘乎所以了,原來漢朝軍隊也只是空皮囊,紙老虎而已,沒有什么可怕的。于是乎,到了12月份,鮮卑大舉入侵遼西郡,這次他們是志在必得,根據偵查,遼西郡的太守趙苞剛剛上任,目前正在派人去接他的母親與妻子來遼西郡團聚。所以鮮卑立刻派出大批特務偵查部隊,在遼西郡治陽樂縣以西約45公里的柳城,將趕路的她們全部抓走。當趙苞率二萬騎兵出城與鮮卑軍對陣時,卻見對方陣營中押著一個人出來了,趙苞定睛一看,正是自己的老母親!趙苞頓時陷入了困境,良久,只能遠遠喊話:說自己不能因私廢公,還請母親大人原諒;趙苞的母親也深明大義,遙喊道:“人各有命,忠義不可有虧,兒當勉之”,好一個偉大的母親啊。

    鮮卑本想利用此招不戰而屈人之兵,卻沒想到是這個結果,氣憤的他們撕票了,將趙太守的家屬全部殺死??粗约旱挠H人在眼前一個個被殺,趙太守誓死報仇,底下的看到此情景也深受感召,紛紛義憤填膺,拼了命地往前沖,于是漢軍如打了雞血,勇不可當,大敗鮮卑,趙苞將母親與妻子的尸首搶回,上表朝廷,請求辭職歸葬。靈帝同意,并且派人前去吊喪慰問,還封趙苞為鄃侯。封了侯,正當準備重用趙苞之際,卻不曾想趙苞就在母親的墳前說出這樣一番話“食祿而避難,不忠;殺母而全義,不孝!像我這樣不忠不孝的人,哪還有面目立于天地之間”就在母親的墳前,趙苞嘔血而死。

    http://www.zpdrhg.live/sanguonaduan/1151946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zpdrhg.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三分彩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