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三國那段 > 正文 第十三章 再占上風(一)

正文 第十三章 再占上風(一)

    人是抓了不少,但是曹節、王甫等人認為:大學生不過是臺面上跳舞的木偶,這一小撮人背后肯定由某些別有用心的人在指點挑撥,所以必須把他們的幕后老板一一揪出來,那才叫抓到了主犯,現在只抓住了小魚小蝦,不頂用!

    宦官們暗示了抓大魚的目的后,段將軍就開始忙活了起來。第一個就瞄準前任司隸校尉劉猛,先是彈劾,接著抓人,罷免職務,丟到左校勞改營里服役…

    整完了劉猛,當然在宦官眼里,劉猛只是個站錯隊的、工作不給力的、不聽他們話的人,只是報復,真正的目標那就是文人集團里那些領袖人物。那么誰又稱為下一個倒霉鬼呢——他就是太常張奐。

    作為和段大將軍齊名的“涼州三明”之一的張奐,自從上次陰差陽錯當了一回剿滅竇武的平亂將軍之后,這位仁兄已經好久沒有出場了。

    自從不明真相被宦官利用一回后,張將軍事后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后非常后悔;當然,太監們也是懂得知恩圖報的哈,就因為這件事,太監們想拉攏這位仁兄,于是就在皇帝那兒請求為張奐封侯,張大人當然是堅決辭讓,后張奐因借故舉薦王暢、李膺等士族從而得被宦官怨恨,調任為太常。

    司隸校尉王寓為宦官黨羽,想讓大臣們舉薦他,百官畏憚,沒有不答應的,惟獨張奐拒絕了他的請求。王寓很生氣,于是誣陷張奐結黨營私,張奐便以結黨罪免官回家。

    當年張奐任度遼將軍時,為攻擊羌人曾與段颎在對待敵人的政策上有分歧,之前說過就在段將軍將敵人堵在山中的時候,給朝廷寫信請求繼續剿滅,而張奐卻給朝廷上書和段颎唱反調,這件事讓一直剛猛的武夫段大將軍耿耿于懷。如今段颎任司隸校尉,當然就想起了張奐,他想把張奐趕回敦煌,再想辦法除掉他。張奐可是太了解這位和自己齊名的哥們了,報復心里極強,當然得想個辦法化解這個危機。

    張奐畢竟是個有頭腦的大丈夫,他琢磨了很久,想到了一個主意,那就是低三下四的給段大人認一回慫,服個軟。于是私下給段颎寫了一封認錯信:“親愛的段大人,小人張奐我愚昧無知,得罪了大人您,現在我在千里之外把命托付給了您,我是真心真意,您是個仁愛篤實的人,看到我這么可憐;我打發去您那兒的人還沒有回來,卻又接到了您的信,恩詔很清楚,之前就已經寫明了,只是州里、郡縣的人都很忙,我現在是延頸企足,憂心惶惶地等待著派去您那兒的人的回報。我父母的骨頭雖已腐朽,而孤魂相托,如果蒙您憐憫我,為我說說話,那您的恩澤不但流于黃泉,而且及于后者,這不是我張奐的生死所能報答的,沒有毛發的微勞,卻想求人丘山之用,這是淳于髡所以拍著大腿仰天大笑的??;如果您看到我所說的話,一定會譏笑我,但是,還是寄希望于您,為什么呢?朽骨對人本來已沒有什么用處了,文王卻把他用棺埋葬;死馬已再沒有什么用了,但燕昭王以為是寶。像文王、燕昭王的德,難道不偉大嗎?大凡人之常情,受了冤枉就喊天,在困窮之際,就槌心,現在喊天天不應,槌心也無益,真正傷痛到了極點,我同您都生在同一時代,我現在是一個沒有人愿意理會的人,孤獨微賤,沒有人能聽我的心里話,您如果再不哀憐我,我便為魚肉,我企盼的心一直像東望著回音,沒有別的話可說了?!?br />
    當段颎看到這哀意綿綿的信,不禁戚戚然,閉上眼,都是金戈鐵馬,刀光劍影,英雄揮劍向天問路,都不容易啊,同為涼州三明之一哪,況且張奐還是江湖老前輩,如今低頭嘆氣的跟他來求情,情何以堪?

    所有人都知道段颎剛猛,殺人不眨眼,然而他也有人性化的一面,讀完這封信之后,他頓生憐憫之意,放過了張奐。

    從此,張奐徹底告別漢朝的政治江湖,歸隱田園,閉門不出,一心修心讀書,收徒授學,終于全身于世,了卻了一生…

    段颎雖然放過了張奐,但是屠刀卻沒有停下來。當年司隸校尉李暠曾以私憤殺害蘇謙,蘇謙之子蘇不韋立誓為父報仇,曾掘地道潛入李暠的臥室,將李的兒子和小妾殺死,如此瘋狂和恐怖當然嚇得李暠晚上不敢睡覺,要睡的話,也是對個鬧鐘,每個小時換一次位置,以防睡夢中遭殺身之禍,據記載:李暠曾在一個晚上九次變換自己的睡覺的地方??梢妼μK不韋的恐懼程度。殺了人家的小妾和兒子還不解恨,還要掘其父親的墳,可見蘇不韋對李暠的仇恨程度有多深,掘開其父親的墓掘后,割下了尸體的頭,貼上姓名懸掛鬧市……如此恐怖毫無人性的折磨下,李暠最后當然巨大的精神壓力下嘔血而死。蘇不韋報完仇后繼續隱姓埋名,等到朝廷大赦才得以回家,為父親蘇謙舉行葬禮。

    就在段颎在放過張奐一馬之后,便想著把蘇不韋辟為自己的司隸從事,然而蘇不韋可不敢相信段颎會有這樣的好心,于是他稱病不往,這使得段颎大怒,派了一個叫張賢的人去到蘇不韋的家中,將蘇氏老小全都殺了,其實張賢是被逼的,因為事先段颎給張賢父親一杯鴆酒“若你兒子辦不成這事,這毒酒你就喝了吧”,所以最后蘇氏一門60余人全被張賢所殺。

    在京都洛陽城,段颎不過是宦官們手中的一把刀,當張奐離開洛陽時,曹節、王甫等人也只是笑瞇瞇的歡送了他的離開;是啊,政治江湖是無情的,作為曾無意幫助宦官滅了竇武的張奐,放他回去,都是最好的結果了,從此兩不相欠,從此相忘于慘淡模糊的血色江湖吧…

    http://www.zpdrhg.live/sanguonaduan/1151945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zpdrhg.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三分彩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