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三國那段 > 正文 第九章 詭異宮廷(二)

正文 第九章 詭異宮廷(二)

    再說那位和張奐同一個級別的“涼州三明”之一的段颎將軍,自從他將東羌追進漢陽郡的山谷之中后,給朝廷打報告結果沒有想到在張奐的建議下,竟然要招安那些東羌殘敵!“老子千辛萬苦追殺殘敵,眼看就要全殲敵人卻要招降他們,給他們喘息的機會,那之前的努力不就白費了?”看到這封信的段大將軍很不爽,“好你個張奐,怕我立功太多超過你是不,跟這種小肚雞腸的人齊名真是對不起我段某人,哼……”

    一萬個不愿意的段颎再次給朝廷寫信,要求繼續打,畢其功于一役!

    信還在送往都城的路上,這邊段颎已經開始出兵了。他派先頭部隊在距羌兵四五十里的安定郡凡亭山駐扎下來,接著又派田晏、夏育率五千士兵為先鋒,殺敗羌兵,羌兵又潰逃至漢陽郡的射虎谷中,并且守住射虎谷的各處要隘。雙方僵持了幾十天,就在這幾十天內,段將軍也沒有閑著,他苦思克敵之良策,終于找到了打敗敵人的方法,于是他安排1千人在安定郡西縣結木為柵,以一道寬20步、長40里的木柵阻住羌兵的退路,再派田晏、夏育率7千人悄悄登上西山,結營穿塹,俯視羌營,又派張愷率3千人登上東山,互為犄角,直到這時,羌兵才發現自己已被包圍,暗道不妙!果然,在漢軍的夾擊下又一次大敗,射虎谷上下門天險皆被攻破,窮山深谷之中,躺滿了羌兵的尸體。

    至此,段颎歷經大小180戰,斬殺3萬8千余人,獲雜畜427000余頭,終于平定東羌;共花費44億,軍士死亡400余人。段颎因此被封為新豐縣侯,食邑萬戶。另外,馮禪之前招降的4千余降羌,則被分置在安定、漢陽、隴西三郡。

    9月份,江夏郡蠻夷反叛,被當地州郡兵平定,丹楊郡山越族反叛,圍攻太守陳夤,但反被陳夤殺敗。

    說完了東羌和江夏郡的蠻夷叛亂之事,我們接著進入正題,即宦官和文人士大夫的故事。

    說起文人士大夫,不得不說到那位當年的文人士大夫的明星李膺,前段時間突然間被張奐提起,讓太監們頓時起了警覺,當年“黨錮”事件將這家伙發配回到了老家,如今鬼使神差竟然能讓張奐繼續推薦他。太監們深深地知道此人的影響力,絕對不能給他機會,而且,得想辦法把這個人除掉,真正做到防患于未然!

    其實吧,太監們是太敏感了,事實上李膺挺可憐的,對,是可憐。

    前段時間竇武和陳藩主政的時候,他被征召出來又一次做官了,雖然復出,但此時已經是竇武和陳藩的天下,他只能就兢兢業業地做好本職工作,低低調調地做人。

    可惜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竇武和陳藩被太監們打敗了,所謂覆巢無完卵,宦官們開始抓人了,李膺因為當年的名氣太大,所以自認而然成為黑名單中的比較靠前的一個人。這個黑名單,就是太監們記錄在案的死敵:竇武、陳蕃、劉淑為三君、李膺、荀翌、杜密、王暢、劉祐、魏朗、趙典、朱寓為八俊、郭泰、范滂、尹勛、巴肅、宗慈、夏馥、蔡衍、羊陟為八顧、張儉、翟超、岑晊、苑康、劉表、陳翔、孔昱、檀敷為八及度尚、張邈、王孝、劉儒、胡母班、秦周、蕃向、王章為八廚……這些人就是文人是大夫中出名的或者領導能力強的亦或者當官的文人。

    想想看,桓帝末期,過了幾個月的監獄生活,受盡了拳打腳踢的肉體折磨,好不容易被救了出來,卻剝奪了政治權利,我想那個時候的李膺應該是失落到了極點,也憤恨到了極點,他貴為明星文人卻報國無門,自命不凡卻被太監欺辱,想自己滿腹經綸有什么用呢?

    終于,陳藩和竇武又一次給了他希望,他終于看到了報國的門路和復仇的機會,然而,事情的發展讓他失望到了極點,也恐懼到了極點,但是無奈啊,他看著黑夜中的天空,烏云密布,看不到任何星光,“哎!”他發出了無奈的感嘆……可憐啊,可憐生不逢時。

    如今,三君已亡,剩余32人除“八顧”中的尹勛、巴肅與“八俊”中的魏朗這三人也已被殺外,其余都還在世,宦官們當然放不過他們!

    中常侍侯覽與“八及”中的張儉,因三年多前的挖祖墳案結怨頗深,于是唆使同鄉人朱并上書告發張儉與其同鄉24人結黨謀反,讓漢靈帝劉宏下詔逮捕張儉等人;?10月19號,大長秋曹節又指使相關部門上奏“虞放、李膺、杜密、朱寓、荀翌、翟超、劉儒、范滂等人也全都是鉤黨,應把他們全都抓起來”。

    “鉤黨什么什么?”14歲的劉宏問曹節?

    “就是私自勾結在一起的人”,曹節恭敬的答道。

    “那為什么要朕下旨全部誅殺呢?”小皇帝接著問。

    “因為他們勾結在一起,想要謀反!”。

    “那就按照你的意思辦吧”劉宏表示明白了曹節的話。

    于是,靈帝下詔逮捕黨人。又一次,文人知識分子遭殃了。有人勸李膺逃亡,李膺很堅決地答道“作為臣子的本分,就是不怕困難,遇事不逃避,犯罪不逃刑,況且我已經60多歲的人了,又能跑到那里去呢?”是??!陳蕃老爺子輩都70多歲了還不放棄戰斗,我李膺一個晚輩豈能逃命,那還有臉在士人界混嗎?

    李膺親自到監獄報了道,沒過幾天就被打死了,當然太監們也沒有放過他的家人,老婆孩子被發配到了邊疆,門生故吏被全部禁錮。這其中,包括侍御史景毅之子景顧,也是李膺的學生,可能太監們疏忽了,沒有上黑名單,本可以逃過一劫,但景毅慨然嘆道“老師及同學都受到了災難,我絕不茍安”,于是打了辭職報告回了老家。

    http://www.zpdrhg.live/sanguonaduan/1151945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zpdrhg.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三分彩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