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三國那段 > 正文 第七章 刀光劍影

正文 第七章 刀光劍影

    看到太監們如此行動,竇武和陳藩都慌了,于是他們馬上行動,布下天羅地網:首先任命朱寓為司隸校尉、劉祐為河南尹、虞祁為雒陽令,將宮外的這些職位都換成自己人,接著在宮內布置:把黃門令魏彪撤掉,派親信小黃門山冰接替。

    安排好了人事,下一步就是配合行動了。

    太后說了,只允許懲罰那個犯了法的太監,那好,那就想辦法找到曹節、王甫等太監的犯法證據,他們想到了一個人,就是長樂尚書鄭颯,從他的嘴里就一定能問出來。

    首先接替了黃門令魏彪的山冰出面,彈劾長樂尚書鄭颯,于是尚書鄭颯被逮捕,關進了北寺監獄。

    陳藩覺得自己的動作已經相當快了,但是竇武卻嫌他太拘泥了,太按部就班了!按照竇武的意思,直接殺,對付這樣的角色,用不著走法律程序,什么審問、畫押、定罪、判刑、執行死刑,都可以省略。

    其實陳藩不知道,竇武是有壓力的,首先自己的女兒皇后的心事他這個做爹的早看穿了,那就是皇后要保護曹節、王甫等人,如果動作慢了,敲不開鄭颯的嘴,他們就抓不住曹節、王甫等的把柄,那么這兩個太監還不知道在太后那兒怎么說呢。

    果然,鄭颯同志禁不住大刑伺候,幾個回合下來他就松了口,由山冰、尹勛、?,捜齻€人組成的聯合審問團要他認什么,他就得認什么。簽字畫押之后,口供就由劉瑜交給了竇太后。

    這一切看似很順利,因為一切都按照竇武和陳藩的設想在前進。

    當鄭颯在牢里被他們大刑伺候的時候,太監們知道出事了,但是他們并沒有放棄最后的抵抗,他們始終在那個黑暗的角落里仔細地觀察,尋找著對方的破綻,時時刻刻準備著反擊。

    終于,他們等到這個破綻!

    竇武和陳藩將鄭颯簽字畫押的口供上交給太后之后,便以為萬事具備了,懸著的心得到了暫時的放松,于是竇武便想回家休息幾天,可問題就出現在他離開的這幾天里。

    竇武是這么想的,有了太監們的犯罪證據,也就是鄭颯的口供,除掉他們已經是鐵板上釘釘,要的只是太后的批準,而這個批準只是時間的問題,與其坐等,還不如回家好好耐心等待,本來自己之前就承受著壓力,回家幾個小妾伺候著放松幾天也未嘗不可。

    然而竇武把問題想簡單了,因為他不知道,他們的行動關系著好幾十個人的生命,而作為人,任何人都是有求生欲望的,越是在艱難的環境,越能激發出前所未有的潛力來獲得生存的機會,創造生命的奇跡,要知道此時太監們緊緊盯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9月7日,竇武請假出了宮,回到了自己的別墅,便不出來了。

    太監們等的就是這個機會,等的就是這一天這個奇跡的發生,決定他們命運的時刻到了!

    “大人,竇武休假了,現在已經出了宮門回別墅了,我親眼所見!”,聽了自己布置的眼線的悄悄報告,負責主管奏章的太監馬上將這個消息報告給了長樂五官史朱瑀,朱瑀跑來把竇武的奏章拆開一看,立即傻眼了。

    他們終于知道了竇武和陳藩上交給太后的信上寫的是什么內容了,這是要將他們全部干掉,一個不留!這太沒有天理了,而且所謂罪大惡極者還有誅族,這簡直逼人太甚,想不反也不行了。

    乘竇武不在宮中,太監們便速度行動了起來,首先他們組織了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比如他們召集了共普、張亮等17個健壯的宦官,一起歃血共盟,發誓將和竇武血戰到底!

    秘密進行完召集大會之后,力量算是組織起來了;下一步,便是那個剛上臺的小孩子皇帝了。于是曹節跑去跟漢靈帝劉宏說“陛下,現在宮里亂得很,請您趕快去德陽前殿避一避,否則大禍將至!”

    這個13歲的小皇帝看到亂哄哄的太監跑來跑去,有點膽怯,曹節只好扔了一把劍給他壯膽,在乳母趙嬈等人的護衛下,劉宏提著劍搖搖晃晃的跑了出去…

    小皇帝還在跑往德陽殿的路上,宦官們便緊急執行下一步計劃,那就是救出鄭颯!首先他們緊急關閉宮門,然后把尚書署的官員們都叫來,太監們將刀架在他們脖子上威脅道:“你們趕快寫詔書,讓王甫當黃門令,持節到北寺監獄里逮捕山冰、尹勛二人!”。

    王甫拿著寫好的詔書立即來到北寺監獄宣讀,意思是讓山冰、尹勛二人當場立即自裁!讓但是山冰卻說這這個詔書是偽造的,拒絕自殺,但王甫也不客氣,提起劍來,把山冰、尹勛二人當場就砍了,同時把鄭颯救走…

    轉移皇帝,撤換黃門令,除掉山冰、尹勛,救出鄭颯,這一切很快就執行完畢!他們的下一步,就是劫持太后!

    呵~不知道大家看出太監們的計劃了沒有,讀到這里,我算是看出點端倪,首先太監們趁竇武回家疏于對宮廷的控制,從而太監們得知了竇武確實除掉他們的計劃,就等太后批準。于是他們制定了一個嚴密的計劃,第一步就是組織行動人員;第二步就是控制小皇帝做人質,讓竇武等人就算知道了,也投鼠忌器,不能輕舉妄動;第三步就是撤換黃門令,關閉宮門,控制宮內,一來防止走漏消息,二來方便自己行動;第四步就是救出鄭颯,讓竇武失去人證,順便除掉山冰、尹勛;第五步就是劫持太后,因為現在朝中大權在太后的手里,她是不是皇帝的皇帝,更是竇武的女兒,那么這樣一來,竇武他們既不敢輕舉妄動,又得乖乖聽他們的話;那么如果我是宦官集團制定計劃的人,那么下一步肯定是利用太后和皇帝去除掉竇武了!哈哈,這個計劃實在是太完美了,環環相扣,精彩絕妙而且可行性相當強!

    于是乎,王甫領頭,將太后的璽綬沒收,封鎖了太后的住所南宮!

    太后傻眼了,此刻她從王甫的臉上讀不到那種平時恭恭敬敬,她從他的臉上只看到兩個字:吃人。

    好了,執行完這幾步,太監們勝券在握!剩下的,就是對付竇武和陳藩了!

    于是,由鄭颯持節,率侍御史、謁者等人前去捉拿竇武!

    知識分子往往有個優點,那就是凡事墨守成規,按部就班,做事有條有理,有理有據,但在某些斗爭中,這個優點就變成了缺點,竇武和陳藩為他們的這個致命的確定付出了代價。

    當然,竇武不是傻子,不是書呆子等死。畢竟宦海沉浮多年,他的嗅覺也是相當靈敏的。

    聽說鄭颯持節來訪,他就知道宮里出事了,而且是大事,否則鄭颯怎么可能從牢里走出來呢?

    面對來勢洶洶的鄭颯,此刻他也顧不得什么大將軍身份了,只好開溜,畢竟好漢不吃眼前虧的,更不能吃太監虧啊。

    于是,大將軍前面跑,太監們在后面追,眼看快追上了,竇武卻站住了,太監們也站住了,但是鄭颯沒有學過兵法,不懂得窮寇勿追的道理,而且他們追的還是朝廷的大將軍。鄭颯剛要下逮捕命令時,亂箭射出,射死了他們很多人。

    竇武溜到了自己的侄子、步兵校尉竇紹那里。

    叔侄二人商量后,決定以武力解決。于是集合了北軍五校數千士兵,開進都亭,竇武下了一道鐵令“黃門、常侍等人叛變,眾將士要盡力誅滅,立功者有封侯及重賞!”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只怕未必!

    再說陳藩,他也察覺出了異樣,知道宮里出了大事。這位70多歲的老頭子著急了,坐不住了,他打聽道竇武已經和他的侄子率兵開進都亭,他可沒有兵權,手里也沒有多少人,但是他恨太監,看到竇武行動了,他立即決定去棒棒場子,但是,這一幫,卻把自己的老命搭進去了。

    事情是這樣的,陳藩組織了自己的門生等80余人,手拿斧、刀還有農具等武器,就沖進了宮里,這明顯是去拼命的,也是去送命的,太監們早就控制了皇宮,別說七八十人,就是千百正規軍也未必就能闖得進去,何況陳藩帶來的還只是烏合之眾呢。

    當然,這八十多個人也是勇氣可嘉,手持武器闖進了承明門,一路奔到了尚書署門前,碰到了趕來的王甫。

    “我說陳大人,您不好好在家待著,帶這些人拿著武器喊殺震天闖進宮門,這是要造反么?我看你和竇武穿的一條褲子把,竟敢造反!”王甫面帶殺機。

    “大將軍忠心為國,明明你們造反,卻誣陷他造反,真不要臉!”跑了一頭汗水的70的老頭陳藩此刻已是氣喘吁吁,聽到王甫這話更是氣上加氣,說話聲音更大了。

    “來人,將這伙手執利刃闖進皇宮的反賊拿下!”王甫也失去耐心了,懶得廢話了。

    幾百人將他們團團圍住,十幾個人一擁而上,將老頭子摁住綁了,送往北寺監獄。

    看見自己的老對手陳藩陳大人被押送進來了,看守監獄的小宦官來勁兒了,一頓拳打腳踢,還威脅道:“晚上更有你老頭好吃的!”

    結果到了晚上,幾個小太監受到了宦官頭子的指示,給了已經被他們折磨的奄奄一息的陳藩最后一刀,于是陳大人再也沒有看見第二天升起的太陽!

    可憐陳大人啊,宦海浮沉幾十年,從黨錮之禍被罷免他失望了,到靈帝登基他再一次殺了回來,再一次看到了希望,然而最后得到這么個下場,實在令人唏噓不已。

    這個世界上,我相信,沒有人比陳藩更恨太監,也沒有人比陳藩更想將太監殺個干凈,可惜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太監們徹底的摧毀了陳藩,從他的心靈和肉體,陳藩一直想報復,然而采取的方式過于極端了,以至于年老體衰還放不下仇恨,其實他不知道,暴力不是消除仇恨的最好辦法——同樣,報復也絕對醫治不了傷害。如果恨一個人或者一些人,解決辦法就是讓他們在這個世界上消失,那這個世界該有多可怕?

    不過,沒關系的,陳大人,太監總有一天會被消滅的,你的仇恨會有人記著,會有人為你出氣的,就在不遠的將來。

    當然,除掉太監的不是竇武大將軍,而是隔了幾十年后的某一天,某個人。

    再說竇武,正率兵和皇宮里的守衛火拼。打得不可開交的時候,宦官這邊有一個人突然間沖了進來,這個人的出現讓中常侍曹節大吃一驚,此人正是之前提到的“涼州三明”之一的張奐!曹節大吃一驚的原因就是此人向來不喜歡宦官,更不喜歡宦官干涉朝政。

    然而,聽我張大人的來意,他頓時平靜了許多。原來,是朝廷之前給他寫信讓他回來述職的。

    張奐可是出自一個讀書世家,他老爹當過太守,從小就對張奐嚴格要求,并且聘請名師給他做家教,于是,此人年紀輕輕便學有所成,考試便以對策第一的成績官拜議郎,后來也是平步青云,一直當到了今天的這個護匈中郎將。

    那么如此優秀的人才張奐又屬于哪一個陣營的呢,不知道大家是否記得之前提過的皇甫規,此人同樣為“涼州三明”之一,他當年不是不想當官,一直給桓帝劉志寫辭職信嗎,辭職信上陳述自己罪過的時候有一條:我推薦了張奐。

    顯然,張奐是文人是大夫一黨的。

    此時張奐的出現,著實意味著轉機,估計聽到這個消息的竇武肯定是高興,然而,事情的發展卻讓竇武轉笑為哭了。

    “……今有反賊在皇宮作亂,意圖謀反,著張奐與少府周靖持節,行車騎將軍事,帥兵前去平亂……欽此!”,一個小太監讀完了圣旨。

    當然了,這個圣旨是曹節等人借身份特殊假傳的,但是張奐不明就里,他匆匆從前線趕回來,就是為了述職,面對突然來的圣旨,自己又被蒙在鼓里,就這樣接了圣旨,他被曹節利用了!

    于是,張奐便與周靖一起率五營兵士討伐竇武!

    戰斗一直持續到黎明時分,天剛微微亮,王甫也率千余虎賁、羽林武士趕到,在朱雀掖門與張奐會師,然后就在皇宮正門前,跟竇武對峙了起來。

    此時太陽升起來了,對峙的雙方終于看清楚了對方的臉,看到了對方的身份!

    就在此時,王甫出招了,這一招既不是葵花寶典也不是獨孤九劍,而是兵法上的一招:攻心!

    “你們是皇宮的衛士,天職就是保衛皇上和太后的,如今怎么也造起反了?不過現在還來得及,你們立即過來和我們一起平亂,平亂結束后我奏請皇上可不追究!”只見王甫站在了隊伍的最前面操著娘娘腔喊道!

    對于這些士兵來說,他們的天職就是保護皇上,保衛皇宮,平時只知道巡邏站崗的他們,怎么可能知道文人是大夫和宦官集團的斗爭呢?而且士兵們大多都認識張奐,一看張將軍在那邊,那就更不用說哪邊是忠哪邊是奸了!

    王甫正是利用了這一點,而竇武卻不明白,當他看到自己的隊伍因為王甫的這句話,出現了騷亂,接二連三有人跑到了對方的陣營中,他大喊道:“殺敵者重賞,叛變者斬!”。

    只見那邊王甫又喊道:“皇上說了,平亂者既往不咎,否則以弒君罪論處,屆時誅滅九族!”,王甫這招果然奏效,越來越多的士兵不顧竇武的喊話和威脅,跑到了對方的陣前,亮出武器又與他們對峙了起來。

    王甫趁熱打鐵,下大了最后的追殺令,士兵們一聽是為了保護皇帝,便一往無前,這邊竇大將軍終于頂不住了,開始潰逃。

    然而此時把全部都賭進去的太監會給他們逃跑的機會嗎?于是在諸路大軍的層層包圍之下,絕望自殺。

    竇武和陳藩都沒有料想到,結局竟然是這個樣子,他們竟然敗得如此之慘,死得如此之悲!

    這個世界本無仇恨,然而在生存的過程中,我們會遇到這樣那樣的危機,有的危機沒有威脅到生命,而有的危機卻威脅到了生命,人的求生欲望是無限的,在絕境面前,會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潛力。

    當然,某些斗爭是殘酷的,不擇手段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最后留下來的,只能唯一的那個勝利者。

    很顯然,太監們勝利了,而且是完勝,徹底將威脅他們生命的危機化為烏有!太監們的勝利告訴我們所有人:要想戰勝對手,就得尋找機會,尋找對方的破綻,然后一擊致命,一劍封喉,不給對方任何喘息的機會。陳藩和竇武的失敗也告訴我們所有人:不要因為仇恨就把比爾逼到絕路上,要知道,兔子急了會咬人!

    可能讀到這里,讀者很難過,其實我也很難過,為什么我看歷史,最終的結局總是悲劇呢?就不能像抗日神劇那樣一個單挑十個?然而那是電視劇,不是歷史,歷史就是真實發生的事情,也就是過去的事情,我們無法改變,只能站在今天的角度去評述!

    http://www.zpdrhg.live/sanguonaduan/1151944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zpdrhg.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三分彩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