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三國處處開外掛 > 第475章 南海航行記(終)

第475章 南海航行記(終)

    其實這場野戰,東萊海軍還是以守為主。

    盾牌手在兩翼與前面,槍兵在其后,弓弩兵在中間位置。

    面對撲來的扶南國大軍,目測到了射擊距離,旗手擺下綠旗,頓時無數的箭矢飛射而出。

    漢軍的弓弩之利扶南國人以經領教過了,害怕是沒有用的,唯有一口氣沖到漢軍的陣前,與漢軍博殺近戰。

    不斷有扶南國的士兵倒下,在也沒有站起來了,一但受傷身后不計其數的戰友就會將自己給踩踏身亡。

    因為在扶南國是沒有什么救死扶傷的,扶南國的醫療系統極差,或者說這個時代,除了大漢的許定治下,大部分地域都是如此,一但受傷就只能抬到一旁等死煎熬。

    熬過去了繼續征為兵丁打仗,死了那就隨便挖個坑埋了,能埋的還算好的,有的直接暴尸荒野,喂了財狼虎豹。

    所以中箭倒地之后是沒有人同情也沒有人伸出援手的,后面的督戰軍是不允許前面的士兵們停頓,不允他們做出施救的行為。

    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猛奔,迎著無數的箭矢奔向敵陣,然后舉起他們的砍刀,將漢軍殺死。

    所以這個代價是慘烈的,扶南國人扶出了巨大的傷亡,這才最終將步卒推進到了漢軍陣前。

    “列陣,挺槍!”

    不知道是誰下了一道命令,漢軍盾兵與槍兵分同合作,一個死死的將盾牌立在地面之后,身體呈現弓形撐著盾牌。

    槍兵將寒光閃閃的鐵槍頭架在盾牌與盾牌之間,猛的沖來的扶南國人被盾牌給擋住,給頂了回去。

    收力不住或是倒霉的直接撞在了槍頭上,臉上或是肩膀上刺出一道疤痕或是扎出一個血窟窿。

    “刺!”

    這還沒完呢,漢軍槍兵在統一的指揮與口號下,握著槍桿齊齊往前一沖,將槍頭刺向外一刺,然后在收回來,接著繼續刺,如此反復。

    沖上來的扶南國人紛紛被刺倒,后面的扶南國人還瘋狂的踩著同伙的尸體往前揮砍刀,拭圖能奪去一兩個漢軍的性命,哪怕是傷到一個漢軍,打出一個突破口也好。

    出槍,回槍!

    有著盾牌的防護,漢軍可以從容的刺收,將一個個沖上來的扶南國人給刺死。

    偶爾有借著尸體爬上來想躍進漢軍陣中的扶南國人也被早以等侯的弩兵給射殺。

    “退!”

    見陣前死傷了不少扶南國人,堆積的尸體快平起盾牌了,甘寧等人果斷的命令大軍整體后移,拉出一斷距離,正往前沖的扶南國人猛地失去了目標,摔倒在了橫尸體堆積的面前。

    不知道這是不是給了扶南國人假象,漢軍害怕了,他們后退怯戰了。

    頓時激勵了扶南國人的將領們,他們的命令下得更勤快與堅決了。

    進攻,繼續進攻,猛攻。

    然而很快剛才的情形又上演了。

    扶南國人止步在了盾牌前,無數的將士被刺死,或是射殺。

    接著漢軍又玩了數次這樣的套路,就是不給扶南國人累尸成墻占有高地的機會,拖著他們一步步后退,一步步削弱其實力。

    很快就死傷了七千兵馬,人數雖說不如昨天,但是扶南國的整天氣勢也大不如昨天了。

    攻城戰拿不也城池這還說得過去,野戰也突破不了漢軍的軍陣,這就太不應該了。

    “換人!給本王上象兵!我還不信,他們的盾牌陣能擋下了我的無敵大象。”混盤盤見還是拿不下來,心中有些急躁了,只好出動自己最為精銳,最為特殊的部隊。

    這是一支王牌,最適合野戰了,本來混盤盤想作為底牌留起來的,畢竟打完這一波漢軍,鬼知道會不會還有下一批。

    底牌用完了,下一次漢軍知道了,就會多加防范,奈何自己的步卒不夠給力,沒能吃下對方。

    很快一只只由大象組成的象兵緩緩往漢軍陣地而來。

    “那是什么東西?”

    很多東萊海軍都不知道大象為何物,看到一只只比茅屋還大一些的大象從敵軍后面的叢林里走出來,一時也是驚詫。

    事上竟然還有如此龐然大物的動物,這是怪獸嗎?

    最重要的是每一頭大象上上面搭建有一座小塔,上面有六至十人的弓兵跟槍兵。

    “這應該就是主公讓我們特別小心的蠻夷象兵了嗎?”

    原來許定早對甘寧等人講解過南海附近的一些風土地貌,這象兵更是重點關注對像,因為這是中南半島的一大特產之人。

    擁有象兵部隊的不止有扶南國,幾乎大大小小的國度都有馴養。

    因為象兵不光是沖陣的利器,還是攜帶糧草翻山越嶺的好幫后,是后勤保障不可獲取的存在。

    況且這種龐然大物性情溫和,極容易馴化,吃食雜,多以草為主,飼養它們是非常劃算的。

    象兵一步步朝前而來,踩得地面一陣陣抖動,如同地震,初次見面或是不熟悉的人,光是見到這場景就先怯戰逃跑了。

    此時漢軍眾將士心里也是打鼓不斷,扶南國這幫蠻夷能驅使怪物作戰,有些邪門呀。

    不過甘寧看了許久中,卻信心滿滿的說道:“列陣迎敵,不就是長得大嗎,沒什么可怕的,將我軍床弩調到前面去,還有將鐵桶擺到前面去。鑼鼓隊號司手也給我到前面去。”

    原來甘寧早有準,對付大象不能蠻干,正面硬戰是不可娶的,最好不要讓象兵沖進軍陣來,不然會被踩踏沖跨的。

    “鑼鼓敲起來,嗩吶沖起來,鐵桶給我搖起來!”

    眾將士按甘寧說的去作,猛然間,一陣雜音隨之而起。

    突然冒出來的雜音讓前進的大象為之一停,駐足不膠了,兩道芭蕉扇大的耳朵使勁的往前煽動,像是要屏蔽這些聲音。

    大象上面的扶南驅手使勁的操控著大象,命令他們前行,但是大象象是受到到干什么危險,任上在販人鞭撻也前挪。

    “放弩給我射!”

    大象停下來就是活靶子,甘寧又豈會錯過這個機會,眾將士,立即射出弩箭。

    弩箭以小仰角紛紛射向了大象上面的塔樓,一箭貫穿,將上面的扶南國將士給射翻下象,重重率在地上。

    有的直接干掉了驅手使,沒有人控制的大象,怪叫一聲,轉頭往后跑去。

    更多的大象也被射傷驚擾了,跟著也往后跑去。

    “跟上去,繼續敲鑼打鼓,給我震鐵桶。”甘寧見此法湊效,在再崇拜了一下許定,然后指揮前面的士兵帶上雜音裝備往前沖跟在大象后面,使勁的發出各種雜音,驅使敵方的象兵沖擊扶南國的軍陣。

    

    http://www.zpdrhg.live/sanguochuchukaiwaigua/989965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zpdrhg.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三分彩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