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冷傲王爺的痞王妃 > 六十二,真的愿意

六十二,真的愿意

    “嗨!我這暴脾氣啊!”,童七汐擼起袖子,生氣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童七汐!本小姐第一次求人竟然是對一匹馬,好家伙!你還不給面子,這要是傳了出去,以后我這童大小姐的臉還往哪擱?不行,今天我非要制服你不可”

    說著,童七汐直接跑入馬廄內,一把抓住馬鞍,直接翻身上馬。

    “危險!”

    一直站在草垛旁看戲的瀟斕玥,終于忍不住了。

    赤影豈是那么容易被征服的,當初他也是差點丟了性命才得到它的。

    果然,赤影開始不停的狂跳,狂甩,嘶鳴。

    來不及了。

    瀟斕玥直接從馬槽上一躍而進,他伸手接住了被赤影甩落下來的童七汐,抱著童七汐,一個快速的翻滾,才沒有被赤影高高落下來的后踢踩踏到。

    “瀟斕玥?”

    童七汐看著壓在她身上的瀟斕玥,她的心開始狂跳起來。

    瀟斕玥抬起頭緊張的看著童七汐,“你怎么樣,有沒有受傷?”

    童七汐看著瀟斕玥救了自己感覺心里暖暖的,甚至還有些激動,突然她轉念一想,一把推開了瀟斕玥,“瀟斕玥,你是什么時候來的?”

    瀟斕玥被童七汐推開后,坐在了干草上,他拍了拍衣服上的臟,說道:“在你來之前。”

    “那……也就是說……剛剛的那些……你都看到了?”,童七汐尷尬的問道。

    “嗯!”,瀟斕玥應了一聲,站起身來到赤影旁邊,摸了摸赤影的背,安撫著它的情緒,道:“不是本王想偷聽,是你說話聲音太大。”

    “哎呀!”,童七汐咬了咬嘴唇,“那就是說,剛才的那些,他全都看到了?丟人!這回可丟人丟大了!”,童七汐轉過身背對著瀟斕玥懊惱的自言自語道。

    不過,她可不能就這樣慫了,童七汐轉過身對著瀟斕玥比了一個抹脖子的手勢,道:“瀟斕玥,今日這件事,你知我知馬知,如果再有第四人知道,小心我殺了你!”

    說完童七汐沖著瀟斕玥露出了一個她自認為很兇很兇的表情。

    隨后拍了拍身上的臟,轉身離開。

    “你真的很想騎騎看赤影嗎?”,身后傳來瀟斕玥的身影。

    童七汐的足一駐,她轉身問道:“瀟斕玥,你什么意思?”,童七汐以為瀟斕玥想要取笑她。

    可是,卻見瀟斕玥牽著赤影走了出來。

    來的童七汐面前,瀟斕玥輕輕的拍了拍馬鞍,“怎么?童大小姐這就放棄了?”

    童七汐看了看赤影,隨后凝視著瀟斕玥,道:“瀟斕玥,你想取笑我是不是?”

    瀟斕玥輕笑一聲,道:“本王想要取笑你還需要等到今日嗎?童七汐,本王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想不想騎?”

    童七汐迷起雙眸,打量著瀟斕玥,問道:“你……真的愿意……讓我騎……它?”

    瀟斕玥肯定的點了點頭。

    童七汐高興的大叫起來,“真的,瀟斕玥你真是太好了!”,童七汐激動的跑過去抱住了瀟斕玥。

    瀟斕玥一下子被童七汐激動的熱情給震愣住了,待他回過神神來,緩緩的舉起雙手,也想要抱住童七汐時。

    童七汐卻一把推開了他。

    童七汐對著赤影滿臉崇拜的樣子,“哇,這肌肉,這線條……,真的是太完美了!!”

    一旁的瀟斕玥滿臉黑線,心想,‘好吧!本王竟然還沒有一匹馬有魅力。’

    “瀟斕玥,你真的同意讓我騎?”,童七汐轉過身再次向瀟斕玥確定一遍。

    瀟斕玥微笑著,又點了一下頭,他真喜歡看她這樣開心的樣子。

    “可是,它要是再把我甩下來怎么辦?”,童七汐擔心的問道。

    瀟斕玥看著童七汐微微一笑,走過去對著赤影的大耳朵低聲說了幾句悄悄話。

    然后對著童七汐,道:“好了,不用擔心了,本王已經跟它說好了,它不會再把你甩下來了。”

    “真的?”,童七汐似信非信。

    “嗯,試試看。”,瀟斕玥道。

    童七汐看著赤影,她有一些猶豫,不過最后還是選擇相信瀟斕玥一次,她咬著牙,腳踩上馬鐙,心想,‘死就死吧,能騎上這樣的馬,也算死而無撼了!’。

    可是最后結果,卻并非如童七汐所想。

    赤影并未向剛才那般瘋狂的甩跳,它非常的乖,童七汐這下放心了,她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看見她笑,瀟斕玥也跟著開心。

    童七汐拉著韁繩在馬廄里溜達了兩圈,隨后小跑起來。

    不虧是將門之女,童七汐對馭馬之術一點也不陌生。

    當馬兒赤影又跑了兩圈,路過瀟斕玥面前時,瀟斕玥一個側身上馬,坐在了童七汐的身后,他拉過了童七汐牽著的韁繩,“駕!”

    “是王爺王妃,快,快開門!”

    王府后院負責管事的見王爺王妃騎馬而來,趕緊對著后院的門童大喊道。

    門童連忙打開后院大門。

    “瀟斕玥,你要帶我去哪兒?”,童七汐轉頭問瀟斕玥,卻差一點親上了他的臉。

    童七汐趕緊害羞的轉回頭去珉了珉嘴,不知為何,她的心又開始狂跳。

    瀟斕玥低頭看了看童七汐,道:“童七汐,你帶本王看過世界最美的風景,本王今日也帶你去看看世界的另一幅美景。”

    說著瀟斕玥策馬帶著童七汐向郊外狂奔而去…………

    很快,瀟斕玥就帶著童七汐來到了一處山頭,與其說是山還不如說是一個小山丘。

    不過這里青草碧綠,樹木蔥郁,山丘下就是一條小河,河水晶瑩。

    擱河而望,天空霞光萬丈,一輪火紅的太陽已經不在那么炙熱,它將天空染紅,就連河水也倒影著紅色的云彩。

    “好一幅美麗的日落。”,童七汐先是驚嘆,隨后悲涼道:“只可惜……”

    “可惜什么。”,瀟斕玥問道。

    童七汐嘆了一口氣,道:“日落雖美,只是已近黃昏,黃昏過后便是黑夜,總覺得有些凄涼。”

    瀟斕玥看后,微微一笑,直接坐了下來,道:“本王并不這樣認為,本王覺得,日落雖近黃昏,可是經過黑暗之后,才會有期待的黎明及日出,這是新一輪的開始,也是希望,不是嗎?”

    童七汐想了想,也跟著坐了下來,“對啊,你說的好像也很有道理。”

    瀟斕玥微微一笑雙手抱頭躺了下來,“所以,凡事不要只看一面,你可以換個方位去思考,你就會覺得眼前的一切都不一樣。”

    童七汐想著瀟斕玥的話看著日落的美景,不知不覺也跟著躺了下來。

    瀟斕玥側頭看向童七汐,晚霞照在她的臉上就如那日的晨曦一般。

    童七汐轉頭看向瀟斕玥,不知為何,四目相對,童七汐竟舍不得移開眼神。

    在夕陽的照耀下,二人身披霞光,躺在青翠的草地上,四目相對,似乎已經忘記了身處何方,二人眼中只有彼此,就連水中的魚兒都是成雙成對,好一幅美麗的場景,真想為他二人畫上一個愛心。(場面大家自行腦補吧!)

    ————

    晚上,回到昭陽院,童七汐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

    她一閉上眼睛,就會出現瀟斕玥的臉,出現他今天救她的場面,出現今日他帶她去看日落的那幅畫面……

    一想到他,她的心就狂跳不止,偶爾還會發出兩聲笑聲。

    正準備回屋去的洛璃看到躺在床上的童七汐發出兩聲傻笑,便問道:“小姐,你怎么了?”。

    洛璃的出聲這才讓童七汐回過了神,她回答道:  “呃?我嗎?我沒怎么啊!”。

    洛璃疑惑的走向床邊,她看了看童七汐,然后伸手摸了摸童七汐的額頭道:“小姐,你是不是病了?”,洛璃放下手,“矣?這也沒有病啊。小姐,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開心的事啦?”,洛璃問道。

    “沒……沒有啊。”,童七汐心虛道。

    “那你為什么傻笑?”,洛璃問道。

    “我笑了嗎?”,童七汐反問道。

    洛璃回答,“奴婢剛剛明明親耳聽見小姐你在這里笑的,小姐,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開心的事情也說給奴婢聽聽嘛?”

    “不好!”,童七汐立馬坐了起來對著洛璃,道:“洛璃,明天一早趕緊去給本小姐請個大夫回來,一定要是全京城最好的大夫。”,童七汐按著心口的位置,道:“本小姐一定是病了,而且病的不輕。”

    ………………

    醉楓閣內。

    瀟斕玥正坐在書桌前看書。

    少澤正在屋外伺候著,他時不時的轉頭看看他家王爺,因為他覺得他家王爺今天非常奇怪。

    他家王爺已經在書桌前坐了差不多一個時辰了。

    這并沒什么奇怪,奇怪的是,他家王爺手里的書從一個小時前就是這樣倒著拿的。

    這證明他家王爺從一開始就沒有看過手上的這本書,但是他卻坐在那里發愣發了快一個時辰了,還時不時的會笑一笑。

    他也不知道他家王爺今天遇到了什么好事,但是他相信,他家王爺變成這個樣子一定與王妃有關,少澤也不敢上前詢問,于是默默的為瀟斕玥關上了房門。

    皓月當空,凌王府內,一個躺在床上輾轉難眠,一個坐在書桌前握書傻笑,好一對有趣的人兒…………

    http://www.zpdrhg.live/lengaowangyedepiwangfei/913537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zpdrhg.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三分彩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