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冷傲王爺的痞王妃 > 五十五,畏罪自盡

五十五,畏罪自盡

    一名為首的士兵對著他們大喊,“你們是什么人,趕快下馬,接受盤查。”

    童七汐沒有理會,繼續向城內疾馳而來,眾士兵排成一排攔在了城門口。

    童七汐輕邪一笑,她重重的拉起韁繩,只見駿馬騰空而起,從他們的頭上一躍而過。

    童七汐未做停留,直接一路狂奔回了凌王府。

    ——————

    “笨蛋!蠢貨!”

    慶王府內,瀟宇昊大發雷霆,他抽著面前這位方才城門口阻攔童七汐的人的耳光。

    原來那些人并不是士兵,他們是慶王府的侍衛。

    男子筆直的站著,任由瀟宇昊抽打。

    瀟宇昊生氣的指著他,憤怒地罵道:“讓你帶人去禹州攔他們,你們找不到,這到了城門口了,你還是攔不住,本王養你有何用?。”

    這時男子開口說道:“王爺,屬下們一路往禹州方向尋去,到了禹州都未見到凌王行蹤,想必凌王他們定是繞道回京的。”

    這時坐在一旁的瀟文昊站了起來,道:“二哥,瀟斕玥詭計多端,他定是猜到我們會去攔截他們,所以故意繞道回京,如今禹州的事情已經驚動父皇,我本想請指去禹州辦理此事,不想竟被瀟斕玥捷足先登,幸好我們派去跟蹤瀟斕玥的人回來通知,否則我們都還不知瀟斕玥竟然會去禹州,這件事情捂是捂不住了,不如索性……。”,瀟文昊用手在脖子上比劃了一下。

    瀟宇昊低聲問道:“三弟,你是說殺了瀟斕玥?”

    果然是扶不上墻的爛泥,瀟文昊嘆了一口氣,道:“二哥,我說的是高雄,你我的親娘舅。”

    “舅舅?”,瀟宇昊吃驚道:“母妃會同意嗎?”

    瀟文昊回答道:“已經顧不得那么多了,本王早就讓他收斂一點,不要太過貪心,他不聽,如今將事情鬧的這般大,就算是母妃,也鎮不住了,索性棄車保帥,來個死無對證,以免他們繼續追查下去。”

    瀟文昊斂起了眸,露出了一股兇狠的殺意。

    瀟宇昊猶豫了一下,最終對著那名男子,道:“此事就交由你去辦,務必給本王處理干凈了,不要留下任何破綻。”

    “是!王爺,屬下絕不會留下任何蛛絲馬跡!”,男子抱拳道。

    ————

    第二天,勤政殿上。

    “有事上奏,無事退朝。”,皇上身邊的總管太監大聲喊道。

    文物百官各自看了看,并無一人上前奏事,因為他們知道,皇上最近為了禹州的事情,心情很是不好,他們都不愿意在這個時候去觸怒皇上。

    見無奏事,總管太監剛想喊退朝,卻見淳王蕭云熙走了出來,“今日怎的如此安靜?既然你們不奏,那就本王來奏吧。”

    說著,蕭云熙對著皇上抱拳,“父皇,兒臣有事起奏。”

    皇上看了看蕭云熙,問道:“老七,你有何事要起奏啊?”

    “回父皇,日前我家六嫂就是你賜婚給六哥的那位凌王妃離家出走了,我六哥就去千里尋妻去了。”

    說完,滿朝文武百官掩嘴偷笑。

    皇上尷尬的扯了扯嘴角,略帶責備道:“老七啊,你六哥的家事他自會處理,你何需放到公堂上來講呢。”,說著,皇上還看了看現在一旁的瀟斕玥。

    蕭云熙微微一笑,“父皇,您就不想知道我六嫂這半個月離家出走跑去哪里了嗎?”

    皇上看向瀟斕玥,問道:“老六啊,既然老七對你們的事情很感興趣,那待會兒退了朝你就去與他說說吧,好了,今天就到這兒了,退朝!”,皇上說完,站起身欲離開。

    “等一下父皇。”,蕭云熙出聲喊道。

    皇上停了下來,看向蕭云熙。

    蕭云熙抱拳道:“還請父皇留步,我六嫂此番離家出走,倒是為父皇辦了一件大事。”,說完,蕭云熙對著殿外喚道:“帶進來!”

    話畢,只見兩位御林軍抬著一名男子走了進來。

    眾人看去,皆不識得此人,唯有瀟宇昊,瀟文昊兩兄弟一眼便認出了他。

    瀟宇昊略顯慌張,現在一旁的瀟文昊低聲道:“二哥,鎮定些!”

    看著被放在地上的男子一動不動,皇上問道:“這是誰?”

    蕭云熙微微一笑,道:“回父皇,這人便是禹州太守柳仕全。”

    “柳仕全?”

    “他就是柳仕全?”

    “聽說禹州賑災糧貪污案就是他做的。”

    “他這是怎么了,怎么不動,死了嗎?”

    百官紛紛議論著。

    這是蕭云熙從懷里掏出了一個小藥瓶對著眾人說道:“他沒死,他不過是中了童家的獨門迷藥而已。”

    說著蕭云熙就將藥瓶在柳仕全的鼻子下晃了晃。

    很快柳仕全就有了反應。

    “唉,你看,你看,他真的醒了。”

    “想不到鎮國將軍府竟然還有這么神奇的東西。”

    兩名大臣像是沒有見過世面的小村婦一樣議論道。

    柳仕全醒來后看了看滿朝的文武百官,又看了看高高在上,滿目威嚴的皇帝,他頓時跪了下去,“皇……皇上,罪臣柳仕全,叩……叩見吾皇,吾皇萬歲。”

    柳仕全整個人趴在了地上。

    “六哥,還不把你帶來的東西都拿出來給父皇過目。”,蕭云熙對著瀟斕玥說道。

    瀟斕玥緩慢的從衣袖里拿出來從柳仕全家里找到的那本賬冊,以及在禹州收集的禹州百姓的口供。

    總管太監拿過瀟斕玥手上的東西,遞到了皇上的面前。

    皇上看過以后,龍顏大怒,“來人,去,給我把高雄帶來,朕要親審此案。”

    “是!”

    御林軍得到了皇上的指意,便前往高府拿人。

    御林軍進入高府四處搜尋,最后卻在高雄的書房發現了已經吊死的高雄尸體,以及地上的一封畏罪書信。

    信上道:

    汝自知有罪,罪孽深重不可饒恕,一時財迷心竅,愧對禹州數萬災民,更有負圣上天恩,今自去百里黃泉,贖己一身罪孽。

    ————

    皇上看完信,直接狠狠地拍在了桌子上,大怒道:“以為畏罪自盡,就可以贖去一身的罪孽嗎?禹州數萬百姓死傷無數,不因天災,皆因人禍!”,皇上越說越氣氛。

    “父皇息怒。”,瀟宇昊趕忙出來說道:“如今高雄已經畏罪自盡,也算是給禹州百姓一個交代了。”

    這時瀟璟軒走了出來,說道:“六哥,莫非六哥以為區區一個高雄就敢貪污朝廷三年的賑災糧食?”

    “老八,你什么意思?”,瀟宇昊走出來怒問道。

    瀟璟軒聳了聳肩,“沒啊,沒什么意思,我就是分析一下,二哥,你為何如此緊張啊?”

    “你……”

    瀟文昊一把拉住了瀟宇昊,對著瀟璟軒說道:“八弟誤會了,我二哥并非緊張,只是那高雄本是我二人的親娘舅,不想他竟然犯下這等大事,如今畏罪自盡,我二人實在是氣氛,也為母妃感到難過。”

    說完,瀟文昊,對著丞相還有工部尚書使了一個眼色。

    他二人連忙出來道:“是啊,皇上,這高雄平日里,就仗著與貴妃娘娘的關系,四處欺壓百姓,無惡不作,如今竟然為了中飽私囊貪污朝廷的賑災糧銀,實在是罪大惡極,不可饒恕。”

    “是啊皇上,雖然高雄已死,但是此事覺對不可饒恕,還請皇上對此事發落。”

    皇上看了看底下的柳仕全,怒道:“傳朕口俞,高雄罪大惡極,今雖已畏罪伏法,但其罪行不可饒恕,其家人一律發配邊疆為奴,家產充公,禹州上下全體官員,徇私舞弊,知情不報,一律發配邊疆,凡涉及此案者,一律斬無赦。”

    “皇上英明!”,丞相及工部尚書連忙施禮道。

    “皇上英明。”,文武百官也跟著附和道。

    瀟璟軒不甘,剛想開口說些什么卻被瀟斕玥一把拉住了,瀟斕玥對著他搖了搖頭,瀟璟軒只好憋下了他的不甘。

    退朝后,瀟斕玥走在走路,瀟璟軒一臉不甘的問道:“六哥,你為什么不讓父皇繼續追查下去,我絕不相信此事是高雄一人策劃的,那瀟宇昊和瀟文昊兄弟兩絕對逃不了干系。”

    “就是,六哥,這高雄死的也很蹊蹺,說不定就是他們兩個殺的,好讓我們死無對證!”,蕭云熙也跟著說道。

    瀟斕玥抬頭看了看天空說道:“高雄已死,就算繼續追查下去也不會有什么結果,本王自然知道高雄的后面還有人為他撐腰,只是如今高雄已死,我們繼續追查下去不但查不出什么,反而可以讓他們兄弟兩反咬一口,我相信為平息此事,這幕后之人定會把吃進去的臟銀給吐出來。”

    “難道,就這樣放過那兩個壞蛋嗎?他們就是我南璃的蛀蟲!”,瀟璟軒不甘的說道。

    瀟斕玥拍了拍瀟璟軒的肩膀,“八弟,你放心,就算這一次讓他們逃脫了,本王相信他們總有一天會為他們所犯的罪行而伏法的。”

    瀟璟軒鼓著腮幫子,蕭云熙過來也拍了拍他,“好了,八弟,相信六哥說的,不信就抬頭看,蒼天繞過誰。”

    瀟璟軒一副委屈的小表情,“那好吧,六哥,既然你回來了,那我今天就去你家吃飯吧!”

    “不行!”

    瀟斕玥幾乎是瀟璟軒說完的同時說了出來。

    “為什么六哥?你沒有成親以前我經常去你府上吃飯的啊。”

    “那個……”,蕭云熙拉過了他,“老八啊,六哥剛剛才回來,你先讓他休息兩天再說,這個,我府上最近來了一個名廚,那川菜做的是相當棒,要不今天你去我府上吃飯?”

    瀟璟軒一臉睨視,“那好吧,既然七哥你都邀請我了,那我就勉為其難的去吧。”

    “呵呵,呵呵。”,蕭云熙的嘴角扯了扯,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http://www.zpdrhg.live/lengaowangyedepiwangfei/903977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zpdrhg.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三分彩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