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冷傲王爺的痞王妃 > 五十二,此路兇險

五十二,此路兇險

    很快老人家拎著這個茶壺蹣跚的走了出來,她用兩個破舊的碗倒了兩碗茶遞給童七汐和瀟斕玥,笑著說道:“家里也沒什么茶葉了,你們就將就著喝口水吧。”

    童七汐接過老人家手里的碗,看了看瀟斕玥對著老人家笑著說道:“沒關系沒關系,我們本來就不愛喝茶葉水。”,說完,童七汐舉起碗喝光了碗里的水。

    瀟斕玥看著童七汐喝完了水,他也舉起來了碗,喝完了碗里的水。

    老人家笑著舉起茶壺,“來,我在給你們倒一點。”

    童七汐連忙握住了老人家拎著茶壺的手,說道:“老人家,您不要管我們了,這點水您留著自己喝吧,過兩天您兒子回來了,您還要用水給他煮飯呢不是。”

    老人家一想,笑道:“好,好,那我就留著這些水等老天下雨了。”

    童七汐微微一笑,“嗯!”

    ——————

    走在回去的路上。

    瀟斕玥看著童七汐悶悶不樂的樣子,開口戲虐道:“真看不出來,原來童大小姐竟然還會夜觀星象。”

    童七汐睨了瀟斕玥一眼,道:“那可不,童大小姐我,可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童七汐突然神色黯淡了下來,道:“希望老天真的能夠如我所言的話。”

    看著童七汐憂傷的眼神,瀟斕玥心口一痛,自打童七汐進入王府,他還從未見她這般神傷過。

    瀟斕玥走上去,直接揉了揉童七汐的頭,說道:“童七汐,你今天也很奇怪啊,我認識的童大小姐,凌王妃,可是充滿自信天不怕地不怕的。”

    童七汐直接白了瀟斕玥一眼,趕緊理了理頭發,道:“本大小姐的氣質與身俱來,還有,你不要碰我的頭發。”

    “怎么,原來你除了怕蟲子,原來你還怕別人摸你的頭發啊?”,說著,瀟斕玥又身手摸了摸童七汐的頭,道:“可是你這個高度本王摸著還挺順手。”

    “喂,瀟斕玥,你搞清楚啊我不是怕別人摸我的頭發,我是討厭,討厭,懂不懂?這討厭跟害怕是有很大區別的,還有,這個高度……高度?”,童七汐用手比劃這她的頭頂,這時她才反應過來瀟斕玥這句話的意思。

    童七汐瞪向瀟斕玥,“瀟斕玥,你這話什么意思?你是說我矮嘛?我這個高度,矮嗎?”

    瀟斕玥往童七汐身邊靠了靠,然后比劃了一下童七汐的高度正好到他的胸口,瀟斕玥繼續開口說道:“總之,也不是很高。”

    童七汐這下可氣壞了,她咬著嘴唇怒視著瀟斕玥,“你才矮,你全家都是矮冬瓜!”

    這時瀟斕玥俯下身,在童七汐的耳邊低語道:“愛妃,你不就是本王唯一的家眷嗎?”

    “你……”

    瀟斕玥沖著童七汐輕輕一笑。

    童七汐又氣又惱,她直接向瀟斕玥揮拳而去。

    瀟斕玥輕輕側身一避,就躲開了童七汐揮來的拳頭。

    然后瀟斕玥對著童七汐輕輕一笑,說道:“愛妃好武功,只可惜,以你的武功還傷不到本王。”

    童七汐更加怒了,“是嘛瀟斕玥?那我今日就要讓你好好見識見識我童大小姐的厲害!”

    說完,童七汐使出了一套碎風掌向瀟斕玥揮去。

    瀟斕玥再一次輕輕松松的避開了,他捋了捋頭發,戲虐道:“原來愛妃不止劍法厲害,這掌法也很厲害啊,只可惜,還是傷不到本王。”

    “呵呵呵,本小姐何止掌法厲害,本小姐的拳頭更是厲害。”,說著童七汐又再次握拳向瀟斕玥揮去。

    瀟斕玥這次沒有閃躲,他卻在童七汐的拳頭揮向他面門的那一瞬間,直接握住了她的拳頭。

    她握著童七汐的拳頭,將童七汐的身體輕輕一旋,隨即拉入了自己的懷里,牢牢的鎖住了她的雙手。

    童七汐掙扎著身體道:“瀟斕玥,你做什么,你放開我!”

    瀟斕玥沒有理她,直接將她的身體抱了起來。

    “瀟斕玥,你放開我。”,童七汐繼續掙扎著。

    “瀟斕玥,你若是不想被摔下去,你最好就不要動。”,瀟斕玥看著童七汐一臉嚴肅的說道。

    童七汐看著瀟斕玥嚴肅的表情,她微微將頭扭了過去,靠近瀟斕玥的肩膀。

    瀟斕玥看著童七汐乖乖的樣子,他微微一笑。

    他抬步向前走去,可是當他剛跨出一步,他的肩上就傳來了一陣劇痛。

    “啊!!”

    瀟斕玥扭頭看去,只見乖乖的童七汐正死死咬著他的肩頭。

    “童七汐!”,瀟斕玥怒瞪著她。

    童七汐松開口,轉眼看向瀟斕玥,“你自找的!誰讓你不放開我的!”

    瀟斕玥看了看童七汐,最終說道:“你休想!這點痛,本王還承受的了。”

    說完,瀟斕玥繼續抱著童七汐向前走去,童七汐再次狠狠的咬向瀟斕玥的肩膀。

    可是這一次,瀟斕玥雖然緊騶著眉頭,可是卻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童七汐看著瀟斕玥騶著的眉頭,最終還是松開了瀟斕玥的肩膀。

    她不吵了,也不鬧了,任由瀟斕玥抱著她往前走去。

    瀟斕玥高昂的頭,微微揚起了一抹微笑…………

    就這樣,童七汐及童七汐一行人等在禹州待了三天。

    這三天她們從民眾那里也收集了許多柳仕全犯罪的證據。

    更是將那些被柳仕全無罪抓進牢房里的人釋放了出來。

    從此這凌王和凌王妃二人可就深深的印在了禹州百姓的心里,離開的這一天,禹州百姓紛紛出城相送。

    辭別了禹州的百姓,瀟斕玥帶著柳仕全上了路,因為他要將他帶回京城受審,其他案犯一律被押入了大牢,等候朝廷發落。

    出了城走了一段路后,瀟斕玥突然讓停了下來。

    “你怎么啦?”

    馬車內,童七汐看著突然讓隊伍停下來的瀟斕玥,問道。

    瀟斕玥沒有回答,他歇起車窗簾,對著馬車外的少澤問道:“這可是回京最近的路?”

    少澤看了看前方的路回答到:“回王爺,這是回京最近的路,也是最好走的路。”

    瀟斕玥想了一下,道:“換條路回京。”

    “換條路?”,少澤問道。

    童七汐也跟著疑惑的問道:“換路?為什么要換路?這條路回京又快又好走,干嘛要換路?”

    瀟斕玥斂了斂眸,聲音冰冷道:“這條路恐怕已經充滿了兇險。”

    瀟斕玥說完對著少澤吩咐道:“少澤傳令,繞道回京。”

    少澤抱拳,“是!王爺!”

    隨即隊伍開始繞道通州,再從通州繞道辛城,這一走就是半個月,眼看還有一天時間就可以回到京城了。

    瀟斕玥吩咐大家原地休息一下。

    童七汐跳下了馬車,舒展了一下雙臂,“啊~,在馬車上顛了半個月,我這骨頭都要散架了。”

    瀟斕玥也跟著從馬車上下了來,他看了看童七汐,又環視了一下四周,最后走向了少澤。

    瀟斕玥來到少澤面前,想了許久,對著少澤說道:“還有一日便可回到京城,這回京城的路恐怕沒那么容易。”

    “王爺,您的意思是?”

    瀟斕玥斂起了眸,“三年的賑災糧銀,光憑高雄一人,他還沒有如此膽量。”

    瀟斕玥收起了冷冽的眼眸,看向少澤道:“少澤,為了安全帶柳仕全進京,待會兒你帶上一人先帶柳仕全想辦法混進京城,進城后,不要回凌王府,你們直接去淳王府找老七,明白了嗎?”

    “是!屬下明白了,王爺。”

    隨后,瀟斕玥轉過身對著大家說道:“為了安全起見,休息過后大家分道進京。”

    “是!”,眾人齊聲回答道。

    這時少澤走過來對著瀟斕玥道:“王爺,我想帶洛璃一同上路,有洛璃做掩護,我想會更容易進城。”

    這時瀟斕玥看向了童七汐,“洛璃是王妃的侍女,此事你還是自己去跟王妃說吧。”

    少澤看了看童七汐,走了過去,恭敬道:“王妃,屬下想要跟王妃借洛璃一用。”

    “小……小姐。”,跟著童七汐一旁的洛璃聽見后,過來害羞的挽住了童七汐的胳膊。

    童七汐拍了拍洛璃的手,看向少澤,道:“你為何要跟本小姐借洛璃,她可是本小姐的丫頭,可不是物品能夠隨便借的。”

    少澤連忙抱拳:“屬下知道洛璃姑娘是王妃寵愛的婢女,只是王爺命屬下先帶柳仕全混進城,屬下想,若是能夠與洛璃假扮成夫妻或者兄妹,應該很容易就能夠避開耳目混進城去。”

    童七汐想了想:“不錯,這的確是一個好辦法,這樣總比兩個大老爺們帶一個老頭要不引人注意,好吧,本小姐就同意暫時把洛璃借給你了,不過,你要把她給我毫發無傷的還回來。”

    少澤抱拳, “是,王妃放心,屬下一定會保護好洛璃姑娘的安全。”

    洛璃躲在童七汐身后,偷偷的看了看少澤,害羞的珉了珉嘴…………

    休息了一會,少澤帶著洛璃還有柳仕全準備先上路了。

    童七汐突然拿出了一個白色的小藥瓶交給了少澤,道:“少澤,你把這個拿著。”

    “王妃,這是?”

    童七汐驕傲的笑了笑,“這個可是我童家的獨門秘藥七星海棠,我擔心這老家伙不配合,你們進城之前先把他弄暈,然后再裝作是帶他進城求醫的,這樣就萬無一失了。”

    說著,童七汐有拿出了一個綠色的小藥瓶交給少澤,道:“這個是七星海棠的解藥,等你們安全了,在給了他聞,他就會醒了。”

    少澤收下了兩個藥瓶:“多謝王妃!”

    說完少澤帶著洛璃還有柳仕全上路了。

    http://www.zpdrhg.live/lengaowangyedepiwangfei/893338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zpdrhg.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三分彩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