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冷傲王爺的痞王妃 > 五十,受寵若驚

五十,受寵若驚

    這下其他衙役和米鋪伙計可都看傻眼了,五百兩,這對他們來說可不是一筆小數字了。

    這下他們可都眼紅心動了,童七汐得意的一笑,很好,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瀟斕玥一雙星眸始終保持在童七汐的身上,他的嘴角微微上揚,保持著一抹似有若無的微笑。

    童七汐轉過身捋了捋額發蹲下對著柳仕全問道:“好了,現在該本王妃問你了。”

    柳仕全抬頭看了看童七汐,他現在知道了,這個凌王妃根本就是來著不善。

    “柳仕全,本王妃問你,你給張富順的這些米,都是哪兒來的?”,童七汐看著柳仕全問道。

    柳仕全在,咬了咬牙,似乎并不準備回答。

    童七汐握了一把土揚在了柳仕全的頭上,細聲慢語的說道:“柳仕全,你可要想好了回答,否則,這一鍬鍬的土倒下去,你可真就永無出頭之日了,不過這話說回來,本王妃可還沒有見過人被活埋,這聽說呀,這人被活埋了,是不會立馬就斷氣的,所以本王妃就想呀,這土都把人埋起來了,又呼吸不到新鮮空氣,你說這得多難受呀?也不知道多久才會斷氣,本王妃倒是很想見識見識呢。”。

    說完童七汐對著一旁的衙役示了個眼神,衙役直接鏟了一鍬土倒了下去。

    隨后童七汐轉身抽了一張銀票,可是她還沒有說話,那些衙役們就搶著要回答。

    “我,我,王妃我知道,”,一個衙役直接沖到了童七汐的面前。

    童七汐微微一笑,雙指夾著銀票一甩,“好吧,那就你來回答。”

    衙役連忙將雙手在衣服上擦了擦,他小心翼翼的從童七汐手中接過銀票,道:“多謝王妃,多謝王妃。”

    衙役看過銀票上的面額后連忙收進了胸口貼身的位置,說道:“回王妃,其實柳大人給張富順的米,都是朝廷的。”

    “朝廷的?你怎么知道是朝廷的,你可要給我說仔細了。”,童七汐道。

    “是,王妃,王妃有所不知,當初禹州剛發生旱災之時,柳仕全便讓他開布莊的小舅子改行去賣米,而這米,就是從官府糧庫里面拿出來的,這張富順更是以高出米價的好幾倍往外出售,我們兄弟們都是為了混一個三餐溫飽,所以敢怒不敢言。”

    “當真?”,童七汐問道。

    “回王妃,小人說的句句屬實,兄弟們都可以作證,而且小人曾聽說,朝廷給撥了賑災糧,可是禹州的百姓并沒有領到賑災糧食,所以小人猜想這賑災糧搞不好也讓他們給變賣了。”

    童七汐看向其他衙役,問道,“他說的可是真的。”

    其他衙役有的不做聲,有的點點頭,還有的說道:“小的也曾有聽聞,說朝廷拔了賑災糧,可是我們確實沒有見到過賑災糧食。”

    童七汐思索的點了點頭。

    她突然轉過身看著張富順。

    張富順滿臉狼狽,他早已被童七汐嚇破了膽,連忙哀求著說道:“王妃,王妃你有什么要問小人的,你問,你盡管問,小人,小人一定全部如實回答,如實回答。”

    童七汐微微一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童七汐蹲下拍了拍張富順的頭,“你倒是很聰敏嗎?”

    張富順擠出了一副比哭還難看的笑臉看著童七汐說道:“呵呵,王妃只要饒了小人,不活埋了小人,小人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童七汐滿意的點了點頭,“好,那你說吧!”

    “王……王妃您想要知道些什么?”

    ‘啪’

    童七汐重重的拍了一下張富順的頭,生氣道:“剛才本王妃還夸你聰明來著,怎么這下又便笨了呢?當然是說你與柳仕全勾結盜賣官府庫糧與賑災糧的事情啦。”

    張富順聽完歪頭看了看柳仕全。

    “啪”,又是一下。

    “看他干什么?看本王妃,怎么?難道你想跟他一起被活埋在這兒嗎?”,童七汐微微斂眸嚇唬著張富順。

    唉,別說,這一招還真管用,張富順被嚇的連忙道:“說,說,小人全都說,全都說。”

    張富順陷入回憶,說道。

    “三年前,禹州開始出現旱情,禹州百姓顆粒無收,這飯都吃不飽了我這布莊哪里還有生意,直到有一天,我姐姐說讓我去柳府吃飯,說是我姐夫,就,就柳仕全,柳仕全有賺錢的生意要讓我做,我這一聽就去了,我去了以后,柳仕全就說讓我把布莊關了改行賣米,說與我三七分賬,我三,他七。”

    “那你可知道這米都是哪來的?”,童七汐問道。

    “都,都是官府的庫糧,還,還有……”,張富順吞吞吐吐。

    “說!”,童七汐怒了一聲。

    張富順連忙接著說道:“還有,還有就是后來他們說的賑災糧。”,張富順越來越沒有了底氣。

    “他們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那是賑災糧的?”,童七汐指著那一幫衙役們問道。

    張富順吞吞吐吐道:“因,因為,朝廷每次派人送賑災糧食過來,他,他都是讓我帶人辦成衙役去,去,去城外接收糧食,所,所以他們不知道。”

    “那你的伙計們都知道嘍?”,童七汐問道。

    張富順沒有說話。

    童七汐扭過頭看了看那五人,繼續問道:“那你這三年來一共買了多少銀兩?這錢又去哪里了?”

    張富順猶豫了一下回答道:“這些錢,我留下了自己的那一份其他的就都交給柳仕全了,一共買了多少錢這個我也不清楚了,不,不過,我有,我有記賬,我這賬本都在店里,都在店里。”

    瀟斕玥看了一眼他身邊的隨從,隨從抱了拳便前往張家米鋪去找張富順說的那個賬本去了。

    童七汐看向少澤,“他剛才說的話,可有記下?”

    “一字不落。”,少澤道。

    “很好,把他挖出來讓他簽字畫押。”

    說著童七汐走向那五名米鋪伙計,“爾等冒充官府衙差,助紂為虐盜賣朝廷賑災糧,給我將他們拿下。”。

    很快幾人就被瀟斕玥的隨從控制起來了。

    張富順也被兩名衙役給挖了出來,帶到少澤面前簽了字畫了押。

    童七汐拿過供詞看了看,又交給了少澤,道:“把這供詞收好了。”

    隨后又對著幾名衙役道:“把他給我綁好了。”

    “王,王妃,小的已經全都招了,您,您饒了小的,饒了小的吧。”,張富順一邊被衙役用繩子捆綁著一邊求饒道。

    童七汐轉過身看著柳仕全,道:“柳仕全,這張富順了可都已經全部招了,怎么?你還是不想說嗎?”

    張富順看看了看童七汐,欲言又止。

    “那好吧!”,童七汐轉過身說道:“既然你不想說,那本王妃就只有自己去你家搜了。”

    說罷,童七汐對著一幫衙役及瀟斕玥的兩名隨從說道:“你,還有你們,給我就在這里看好他們,其他人隨本王妃一起去柳仕全家里。”

    瀟斕玥看著童七汐從他的面前走過,瀟斕玥跟了上去,對著童七汐低聲道:“童七汐,你使喚本王的隨從倒是挺得心應手啊?”

    童七汐直接回來瀟斕玥一個白眼說道:“瀟斕玥,我現在可是用你凌王妃的身份在辦案,這到時候穿到你皇帝老子哪里去了,這功勞不還是記在你凌王的頭上嘛?所以呢,你也別那么小氣了,不就是用了你兩個人手嘛,這以后皇上賞了你,你可別忘了我這個恩人。”,說著,童七汐還反手拍了拍瀟斕玥。

    “呵。”,瀟斕玥輕聲一笑,“如此說來,本王還得感謝王妃才是嘍?”

    童七汐擺出了一副驕傲的小姿態,“可不是嘛!”

    瀟斕玥無語的看向童七汐,好吧,碰上這么一個牙尖嘴利有多事的女人,他認栽。

    ————

    不一會兒功夫,童七汐就帶著人來到了柳府門口。

    “你們是些什么人,你們知不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趁我家老爺回來之前,你們趕緊給我出去。”

    柳府大院內,柳仕全的夫妻攔住了童七汐等人,她頤指氣使的看著童七汐等人。

    童七汐直接一抬手揮開了柳仕全的夫人。

    童七汐看著柳夫人問道:“你家老爺?你說的可是柳仕全?”

    “大膽,你竟敢直呼我家老爺的名諱。”

    童七汐不怒反沖她微微一笑,“柳夫人還不知道吧,這柳仕全恐怕是回不來了,因為他已經讓人給活埋了。”

    “胡說八道!我家老爺可是太守大人,誰敢活埋他。”

    童七汐指了指自己,道:“不就是本小姐嘍!”

    “你放屁!哪來的黃毛丫頭,竟敢在我柳府撒野,待會兒我家老爺回來了,我定要他把你們給關進大牢里面去。”,柳夫人有些怒了

    這時瀟斕玥走了過來,他沖著童七汐膩膩一笑,說道:“不,你現在可不是鎮國將軍府的童大小姐了,你現在可是我凌王府的凌王妃。”

    瀟斕玥這一笑,竟然把童七汐給愣住了,不過不是被他迷人的笑給愣住了,而且他剛才的笑容竟然讓童七汐有些受寵若驚。

    “凌……凌王妃?”,柳夫人驚訝的有些說不出話來了。

    http://www.zpdrhg.live/lengaowangyedepiwangfei/887348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zpdrhg.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三分彩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