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冷傲王爺的痞王妃 > 四十九,想要掐死她

四十九,想要掐死她

    只見童七汐剛走到城門外便停了下來,瀟斕玥等人也跟了過來,瀟斕玥知道,這里一定還有一出好戲正要上演。

    她左右看了看,選了一處城門邊上的位置又仔細的察看了一番后,對著一名衙役說道:“去,給我找兩把鐵鍬來。”

    衙役疑惑的看了看童七汐。

    “怎么?本王妃的話不好使嘛?”,童七汐看著衙役問道。

    “王妃的話你沒有聽到嗎?還不快去!”,柳仕全對著這名衙役怒道。

    “是,是。”,衙役連忙退了下去,很快他便找來了兩把鐵鍬。

    童七汐扯了一下綁著張富順的繩子,扯的張富順身子往前一傾,道:“你,還有你,你們倆兒一人拿一把鐵鍬,就在這里給我一人挖一個大坑。”

    瀟斕玥的隨從解開了張富順身上的繩子,將兩把鐵鍬扔給了他們。

    柳仕全拿著鐵鍬看了看,問道:“王,王妃,這是。”

    童七汐眨了眨眼睛,一臉無辜的問道:“怎么?本妃的話不好使嗎?”

    “不,不是。”,柳仕全連忙搖頭。

    “那就好,你們可要給本妃把坑挖大嘍。”

    童七汐轉過身對著柳仕全帶來的衙役還有張富順的五個伙計說道:“你們給本妃看著他們挖,不許停,他們要是停了,你們就給本妃打,否則本妃就拿你們是問。”,

    童七汐說著將洛璃手中拿著的馬鞭交給了一名衙役,然后走到了城樓下陰涼的地方。

    衙役們圍著柳仕全還有張富順看著他們挖,而柳仕全還有張富順也不敢偷懶,只好拼命的挖。

    童七汐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瀟斕玥走了過來,輕輕說道:“童七汐,你將本王王妃的身份用的很威風嘛?”

    童七汐瞥了瀟斕玥一眼:“怎么樣!這個身份是皇上賜的,本來是挺嫌棄的,不過現在看來還是有那么一點點用處的嘛。”

    瀟斕玥額頭的青筋跳了跳,這個女人真是,有時候真的是讓人想要掐死她。

    不過這也就是想想,瀟斕玥現在可舍不得這樣做。

    瀟斕玥咽了一口氣,他將頭湊近童七汐,嘴角微微上揚,道:“很好,你用著本王王妃的身份本王很是滿意。”

    童七汐下意識的避了一下身,睨了瀟斕玥一眼,心想,這家伙,真的沒毛病嘛?最近怎么總是怪怪的。

    而瀟斕玥則是露出了一抹滿意的微笑。

    坑挖了一半,柳仕全終于累的挖不動了,他停下看向童七汐問道:“王妃,我們這挖坑是要做什么呀?”

    童七汐看了看柳仕全,說:“柳大人不用急,等一下你們就會知道了。”

    柳仕全沒用辦法,只得繼續挖坑。

    又過了一會兒,童七汐覺得有些熱了,她用手給自己扇了扇風。

    洛璃站在少澤旁邊看見了,正準備找個東西過去給童七汐扇扇風。

    少澤拉住了洛璃,然后走過去將剛才用了打衙役的那把扇子遞給了瀟斕玥后又回到了洛璃的身邊。

    瀟斕玥看了看正在用手給自己扇風的童七汐,他默默的打開了扇子,看似他是在給自己扇風,其實這風都扇向了童七汐。

    不多久,柳仕全與張富順終于挖好了一個大坑,童七汐走過去圍著兩個大坑走了一圈,道:“嗯,不錯,夠大,來,你們兩個跳下去讓本王妃看看夠不夠深。”

    “王……王妃”

    “嗯?不跳嗎?”,童七汐看向說話的柳仕全問道。

    柳仕全看了一眼童七汐身后那滿身充滿冷厲氣息的瀟斕玥,只得陪著笑乖乖道:“跳,跳,下官這就跳。”

    說完柳仕全小心翼翼地跳下了他剛才自己挖的坑里。

    柳仕全跳下去后,童七汐又看向了張富順,張富順一哆嗦,連忙也跟著跳了下去。

    他倆站在坑里,只露出一個頭來問道:“王妃,挖的夠深了嗎?”

    童七汐滿意的點了點頭,“嗯,不錯,夠深了。”,隨后童七汐對著身邊的一個衙役以及為首的伙計說道:“你倆過來。”

    他二人走到童七汐面前,童七汐將地上的兩把鐵鍬拿起來塞到他們手里,說道:“給,你們倆過去給我把土填起來。”

    二人對視了一下,“是王妃。”

    他二人走到坑便蹲了下來,對著坑里的兩個人說道:“大人,我先拉你出來。”

    柳仕全連忙伸出了手。

    “誰說要讓他們出來了?”,童七汐冰冷的聲音傳來。

    “王妃,您這是何意啊?”,柳仕全陪著笑臉問道。

    童七汐走過去彎下腰看著柳仕全,道:“本妃當然是想要活埋了你們呀!”

    “王……王妃,您不是說小……小懲大戒一下的嗎?”,張富順嚇得差點話都說不清了。

    童七汐沖著他微微一笑,道:“是啊,所以本妃才活埋你們,不然,以本妃的性格定是要將你們千刀萬剮的。”

    “王妃,饒命,王妃饒命啊。”,張富順連連求饒道。

    “怎么,你們還不動手嗎?”,童七汐看向遲遲還不動手的衙役跟米鋪為首的伙計,道:“要不你們換換?你倆下去,讓他倆上來?”

    二人對視咽了一下口水,然后對著坑里的倆人說道:“大人,對不起了。”,“張……張爺,對不起了,你要是到了下面,可不要怨我啊。”

    說完,他二人開始揮鍬往坑內填圖。

    “你這個忘恩負義,狼心狗肺的家伙,你忘了爺喂你的飯了嗎?我可這是喂了白眼兒狼了。”,張富順在坑里哭泣著罵著給他填土的米鋪伙計。

    “張爺,對不起了,小的也是被逼無奈,小的以后一定多給您燒紙錢。”,伙計一邊填著土一邊說道。

    “王妃,您大人有大量饒了下官吧,都怪下官有眼無珠,不識泰山,得罪了王妃大人,王妃,我這上有八十歲老母,下有三歲兒子,您就可憐可憐他們,把下官當個屁放了吧。”,柳仕全對著童七汐可憐巴巴的說道。

    童七汐沒有理會,她對著衙役與米鋪為首的伙計說道:“你倆動作快點,本妃都等著不耐煩了,再慢吞吞的本妃可就要找人鞭策你們倆了。”

    話剛說完,瀟斕玥對著身邊的隨從示意了一個眼神。

    隨從點了一下頭,然后一名衙役手中拿過馬鞭走向二人,他揮了一下馬鞭向二人吼道:“動作快點!”

    二人被嚇了一下,動作連忙快了很多。

    不一會兒,柳仕全跟張富順就只剩下一顆頭露在外面了。

    童七汐笑了笑,對著二人喊道:“停!”

    二人停了下來。

    童七汐走過去,蹲下拍了拍兩顆腦袋,嘆氣道:“唉!本妃現在又不想埋你們了。”

    張富順聽完可高興了,他搖晃著腦袋說道:“那王妃您放了我們吧。”

    童七汐看向張富順裝作很委屈的樣子搖了搖頭,道:“可是本妃又不想放了你們怎么辦呢?”

    柳仕全強撐出一抹笑容,問道:“那王妃您想怎么辦呢?”

    童七汐食指敲打著嘴唇想了想,道:“要不這樣,我問你們問題,要是你們如實回答,本妃就挖走一鍬土,可若是你們敢欺騙本妃,那,本妃就讓人再給你們添一鍬土,如何?”

    張富順添著笑臉問道:“王妃,可不可以玩些別的?”

    ‘啪’,童七汐打了一下張富順的頭,一臉嚴肅的說道:“不行!”

    隨后童七汐站起來退后兩步,道:“少澤,你去拿紙筆過來,把我待會兒問的問題統統都記下來。”

    “是。”

    少澤很快就去馬車內拿來了筆墨紙硯,一名隨從研了墨,少澤用筆尖蘸了少許墨,一手握著紙,準備好了記錄。

    童七汐看少澤已經準備好,便開始問道第一個問題,“你們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士,做什么的?”

    隨后童七汐指向柳仕全,“你們一個一個回答,就從你先開始。”

    “下官柳仕全,通州人士,任禹州太守。”

    “你!”,童七汐指了一下張富順。

    “小……小的富順,禹……禹州人士,以……以前是賣布的。”

    “那現在呢?”,童七汐追問道。

    “現……現在賣……賣米。”

    童七汐滿意的看了衙役跟米鋪伙計一眼,他二人分別為柳仕全與張富順挖去了一鍬土。

    隨后童七汐走到張富順面前蹲下,他看著張富順的一顆腦袋繼續問道:“那你告訴我,你的米從哪里來的?”

    張富順不敢回答,他看向了柳仕全。

    童七汐也順著張富順的眼神看向了柳仕全,她微微一笑,道:“那好吧,既然你不想回答,那就……”,童七汐看向米鋪伙計。

    米鋪伙計明白童七汐的意思,他鏟起了一鍬土撒向了張富順。

    “呸呸呸”,張富順吐了吐撒到他嘴里的土。

    童七汐笑著站起身來,對著那幫衙役還有米鋪的五個五大三粗的伙計說道:“這樣吧,他們不愿意回答或回答的本王妃不滿意的問題,就由你們來回答好不好?這誰要是回答的對了,本王妃就賞誰一張銀票,如何?”

    童七汐伸出手,洛璃拿出了一沓銀票放在了她的手上。

    瀟斕玥靜靜地站在一旁看著童七汐,他覺得這個女人除了有時候讓人頭疼一些,其實她還是很聰敏的……

    童七汐抽取了一張銀票拿在手里問道:“你們誰能告訴我,張富順的米是從哪里來的?”

    這時一位米鋪的伙計上前回答道:“王妃我知道,我知道。”

    童七汐看向他,“好,既然你知道,那你回答我。”

    “回王妃,張富順的米都是柳太守給他的,張富順以前是開布莊的,這兒發了難他才開始改行賣高價米的。”

    “很好!”,童七汐滿意的將手里的銀票塞給米鋪伙計。

    伙計一看,是張五百兩的銀票,連連道謝:“多謝王妃,多謝王妃!”

    http://www.zpdrhg.live/lengaowangyedepiwangfei/882989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zpdrhg.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三分彩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