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冷傲王爺的痞王妃 > 四十一,過河拆橋

四十一,過河拆橋

    “回王爺,沒有,他們還以為王爺今日在梨園聽了一天的折子戲呢。”,一名與瀟斕玥身型一樣的男子抱拳道。

    “很好,以后就這樣做,這些人留著或許對本王還會有所幫助。”,瀟斕玥斂了斂眸道。

    “屬下知道,屬下已經吩咐下去了,對這些人視而不見。”,少澤上前抱拳道。

    “那好,你們就先下去吧,正好本王還有一些公文要看。”,瀟斕玥拿過案桌上的一本冊子打開說道。

    少澤與那名與瀟斕玥身型相仿的男子一同抱拳道:“屬下告退。”

    瀟斕玥看了許久的公文,覺得有些乏了,他捏了捏眉尖,站起來活動了一下筋骨。

    他向外走去,當他走到前院時,剛好遇到了蘇姑姑。

    見蘇姑姑正端著還未用過的膳食,瀟斕玥抬頭看了看日頭,問道:“王妃今日怎么到現在才用午膳?”

    蘇姑姑福了個身道:“回王爺,這是王妃今日沒有用的膳食,奴婢將它送回廚房的。”

    瀟斕玥蹙起了眉問道:“王妃今日為何沒有用膳?”

    “回王爺,奴婢今日送去的早膳王妃也沒有動,王妃到現在也還未起床,也不知是否身體不適,奴婢正準備將膳食送回廚房,然后去請個大夫回來給王妃瞧瞧,這洛璃也是,一天都沒見著了。”,蘇姑姑說道。

    瀟斕玥眉頭蹙的更深了,他有些擔心她的身體,擔心她是不是又病了,還是體內余毒未清。

    “那本王過去看看。”,瀟斕玥說著便往昭陽院的方向走去,他的腳步有些快,可是他自己卻沒有察覺。

    瀟斕玥很快就到了昭陽院,他直接就去了童七汐的房間。

    房間的門關著,他推開門進去,只見房間內床幔遮擋著,看不見床上的人兒。

    瀟斕玥在桌前坐下,提了提嗓子咳嗽了一聲。

    他看向床幔,不見童七汐有反應。

    他又開口說道:“本王聽說你早膳午膳都未用,可是有哪里不舒服?需不需要請個大夫回來瞧瞧,或許還是讓夢谷先生來為你把脈?”。

    瀟斕玥斜視著床幔,依舊沒有等到童七汐的回答。

    瀟斕玥的心咯噔一下,難道童七汐她…………

    瀟斕玥連忙跑過去一把歇開床幔。

    嚇他一跳,還以為童七汐余毒未清,毒打身亡了呢。

    看著空空的床鋪,瀟斕玥松了一口氣。

    可是這童七汐不在床上,那她又去哪里了呢?

    瀟斕玥正想著,突然看到了枕頭下露出的一個黃色的信封。

    瀟斕玥抽出信封只見上面花了一只王八。

    瀟斕玥額頭的青筋跳動了一下,不用想也知道這一定是童七汐寫給他的信。

    瀟斕玥打開信封取出里面的信紙,只見信紙上寫了一句話

    “山高水遠,本小姐走了,勿念。”

    還勿念?看著這一句話,瀟斕玥額頭的青筋簡直就是要爆了。

    他捏碎了手中的信封大喊道:“來人。”

    蘇姑姑急急忙忙跑了進來,他看著瀟斕玥暴怒的臉著實嚇了一跳,再看向床沿卻不見童七汐的影子,蘇姑姑膽戰地問道:“王爺有何吩咐?”

    瀟斕玥控制著怒火:“去把夢谷先生請來,還有去看看洛璃的東西還在不在。”

    蘇姑姑不明白王爺的意思,不過她還是照著他的吩咐去做了

    很快蘇姑姑氣喘吁吁的跑回回答道:“王……王爺,夢谷不在府中,洛璃的東西也已經不在了。”

    此時,蘇姑姑已經明白了些什么。

    瀟斕玥轉身走向童七汐的衣柜,他打開衣柜,只見里面除了一些華麗的衣服,其他輕便的衣服已經都不在了。

    瀟斕玥重重的關上柜門向外走去。

    走到門口時,他停下了腳步,對著屋內的蘇姑姑吩咐道:“此時不得張揚出去,王妃病了,近日不見任何人,明白了嗎?”

    蘇姑姑當然明白瀟斕玥話的意思,連忙道:“奴婢明白了。”

    瀟斕玥離開后直接回了醉楓閣傳換了少澤過來。

    他將手中的信紙丟給了少澤。

    少澤看過后,道:“王爺,這是?王妃她離家出走了嗎?”

    少澤看的出來瀟斕玥怒了,他抱拳道:“王爺,王妃或許只是隨夢谷先生去了云夢谷,要不屬下去將王妃接回來。”

    瀟斕玥站起身,道:“不用了,本王親自去一趟云夢谷。”

    瀟斕玥駕上了他的赤影直奔云夢谷而去。

    瀟斕玥看著湖心的建筑,他下了馬飛身過湖,闖進了屋里。

    瀟斕玥在屋內轉悠了一圈,屋內有許多的藥物與書籍,可是卻沒有一個人影。

    于是瀟斕玥便坐在屋里等候。

    大約半盞茶的功夫,云夢谷回來了,他看著湖心的小屋,察覺到屋內有人。

    云夢谷頓時警惕了起來,他這云夢谷是從不允許外人進來的。

    云夢谷提掌,,掌心凝力,踏過湖面,向屋內沖去。

    不待他看清來人是誰,只見他揮掌向那玄色的身影擊去。

    瀟斕玥察覺到了向他使來的掌風,他左腳輕蹬竹桌,身體連帶著竹椅向后傾斜,成四十五度角,瀟斕玥張開雙臂連帶著竹椅向后滑去。

    云夢谷擊了一個空。

    “呦!好快的身手。”,云夢谷擼起頭發轉頭看去。

    只見瀟斕玥黑著一張臉紋絲不動的坐在哪里。

    “凌王?”,云夢谷有些心噓,他自然知道瀟斕玥來他這里的目的。

    云夢谷心噓的轉過身去,到了一杯茶喝了一口后問道:“不知道凌王今日怎么有空來我這云夢谷啊?”

    瀟斕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聲音冰冷的問道:“童七汐呢?”

    云夢谷又喝了一口水,“七汐?不知道啊,那丫頭鬼精的很,誰知道她去哪里了?”

    “怎么,夢谷先生帶走了本王的王妃,竟然會不知道她去了哪里?”,瀟斕玥雙眼含冰的看向云夢谷,幽冷的追問道。

    云夢谷放下了手中的杯子走向另一邊,企圖避開瀟斕玥的冰冷的眼神,“我是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嘛!沒錯,是我帶她離開王府的,可是這個臭丫頭竟然過河拆橋,給我下迷藥,一說起這事兒我就生氣,瀟斕玥,等你找到了這個臭丫頭一定要幫我問問她,她究竟是怎么給我下的藥。”

    瀟斕玥有些詫異的看向云夢谷,看來這云夢谷定是上了童七汐的當了。

    “既然王妃已經不在先生這里,那本王就告辭了。”,瀟斕玥開口說道。

    “等一下!”,云夢谷伸手攔住了瀟斕玥。

    瀟斕玥凝眸望去沒有說話。

    云夢谷戳了戳瀟斕玥心口的地方,開口問道:“瀟斕玥,既然你心里有了別人,又不能善待我家徒兒,為何?你還要這樣急著找她?就這樣讓她離去對你們不都是很好嗎?”

    瀟斕玥斂起了眸冷聲道:“是她說的?”

    云夢谷抬了一下肩膀。

    瀟斕玥看了看湖面,沒有說話,突然飛身離開了竹屋,翻身上馬快速的離開了云夢谷。

    回到凌王府后,瀟斕玥就趕緊傳喚了少澤

    少澤跟在瀟斕玥的身后向醉楓閣走去,問道:“王爺,可有找到王妃?”

    “她給云夢谷下了迷藥,已經不在云夢谷中了,少澤,你派人暗中調查王妃去處,一有消息立馬來報。”

    “是王爺!”,少澤終于看出來了,他家王爺這是真的擔心上王妃了…………

    夜晚,瀟斕玥躺在床上輾轉難眠,突然他想起了一個人,童戰!

    對,就是他,鎮西將軍童戰,童云廷的兒子,童七汐的哥哥。

    沒錯,或許童七汐離開王府,會去西部找他的哥哥。

    想到這里,瀟斕玥一個拘靈坐了起來,他對著外面大聲喊道,“少澤,少澤。”

    只見少澤披了一件外衣就急急忙忙的沖進來了,“王爺,王爺又何吩咐?”

    “命人準備馬車,本王要去西部軍營。”,瀟斕玥吩咐道。

    “王爺說的,可是童戰將軍所在的軍營?”

    瀟斕玥沒有理會,開始給自己穿衣

    “王爺是認為王妃會去童將軍的軍營?”,少澤繼續問道:“只是王爺,現在天還沒亮,等天亮出發也不遲。”

    “不必了,你去讓人準備馬車去吧。”,說話間瀟斕玥已經穿好了衣服向外走去。

    少澤這里也不敢耽擱,趕緊為瀟斕玥準備好了馬車。

    就這樣,少澤跟隨著瀟斕玥向西部的軍營出發了。

    第二天一早,瀟蘭賀正在穿衣

    守在王府外的眼線回稟報。

    “王爺,凌王昨日離開京城了。”

    “當真?”

    “王爺,親眼看著凌王的馬車出了京城,不會有錯的。”。

    瀟蘭賀推開了為他穿衣的侍女思索道:“他半夜三更的這么急著離開京城,這是要去哪里?”

    “這樣,你去派人盯上,每日以飛鴿傳書跟本王匯報行蹤,本王要知道瀟斕玥究竟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情。”,瀟蘭繼續說道。

    “是!”,男子抱拳退出了瀟蘭賀的寢室。

    同樣,在慶王府內。

    瀟宇昊派去盯凌王府的眼線也回來稟報了瀟斕玥離開京城的消息。

    不過瀟宇昊卻并不關心瀟斕玥去什么地方,他而是吩咐下去,道:“既然他自己離開了京城,那就別想再活著回來了,通知禹州青海幫,給本王做利索了,不要留下任何痕跡。”

    “是。”,男子得令退了下去。

    http://www.zpdrhg.live/lengaowangyedepiwangfei/865103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zpdrhg.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三分彩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