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冷傲王爺的痞王妃 > 三十九,最佳影后王妃

三十九,最佳影后王妃

    童七汐還未反應過來,瀟斕玥的嘴唇就壓了上了……

    童七汐驚恐的瞪大了雙眼。

    很快瀟斕玥松開了她。

    瀟斕玥用手指輕拭了一下嘴唇,道:“這才叫做占便宜,王妃如今能夠分的清了嘛?若是不能,本王可以再示范一次。”

    童七汐捂著嘴巴,氣的眼淚都快要掉出來了,“瀟斕玥,你……你……”

    瀟斕玥挑了一下額發,“怎么?王妃還想要再試一下嗎?”

    童七汐惱羞成怒,她握起拳頭就像瀟斕玥的臉直接揮了過去。

    瀟斕玥身體輕輕一側就避開了童七汐揮過來的拳頭。

    童七汐由于用力過猛,身體向前傾去。

    瀟斕玥一伸手,又輕輕攬過了她的腰肢。

    “啪!!!”

    瀟斕玥猝不及防,童七汐一個巴掌揮了過來。

    力道雖然不是很大,不過聲音還是挺響亮的,打的瀟斕玥甚至有點兒懵。

    “瀟斕玥,本小姐告訴你,這就是占本小姐便宜的后果!”。

    瀟斕玥還沒有反應過來,又被童七汐狠狠的踩了一腳。

    童七汐踩了瀟斕玥后頭也不回的逃離了現場。

    瀟斕玥站在那里,痛的直呲牙,“啊~,可惡!這個野蠻的女人!”

    童七汐生氣的跑回了昭陽院。

    她拿著院子里的花草撒氣。

    “可惡的瀟斕玥!該死的瀟斕玥!竟然敢欺負本小姐!你最好不要落在本小姐手上!否則本小姐一定要將你千刀萬剮!”

    童七汐狠狠的踩著地上的樹葉,“可惡!踩死你,踩死你,踩死你。”

    這時洛璃回來了,她看著已經被童七汐薅的光禿禿的花問道:“小姐,您這是怎么了?是誰惹您生氣了這么大的氣?”

    童七汐狠狠地又薅下了一片樹葉,生氣道:“還能有誰?除了那該死的瀟斕玥還能有誰?”

    “啊?王爺?王爺又怎么惹到小姐了?”,洛璃驚訝的問道。

    “他……”

    對于被瀟斕玥強吻了的事情,童七汐要怎么說的出口呢。

    突然,童七汐想到了一個人。

    “對了!師傅!我怎么早沒有想到呢!”

    “小姐,你在說什么呀?夢谷先生?這關夢谷先生什么事呀?難道是夢谷先生惹您不高興了嗎?”,洛璃看著童七汐疑惑的問道。

    童七汐這時可沒有空去回答她的問題,她拍了一下洛璃的肩膀說道:“洛璃,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來。”

    說完童七汐就一路小跑離開了昭陽院,朝著云夢谷住的客房而去。

    童七汐一進云夢谷的房間,就開始哭的梨花帶雨,那叫一個凄凄慘慘戚戚。

    “嗚……嗚……嗚……,師傅,你可要為徒兒做主啊……嗚……嗚……嗚……。”

    咦?怎么沒有動靜?

    童七汐睜開了一只眼睛掃射房內,沒有發現云夢谷的身影。

    童七汐嘆了一聲,她正準備收起她的表演時,云夢谷從外面走了進來。

    “丫頭?你怎么來了?你特意來看師傅我嗎?”,云夢谷開口問道。

    童七汐知道是云夢谷回來了,趁著現在背對著他,趕緊繼續醞釀情緒,接著她的表演。

    童七汐一轉身,那梨花帶雨的樣子,可真叫一個見者傷心啊……

    這演技若是隔現代,那絕對是影后級別的呀!

    哎呦喂……童七汐這般楚楚可憐的小模樣那可真是叫云夢谷心痛啊!

    “丫頭,你,你這是怎么了?你,你,你別哭呀,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你告訴為師,為師去幫你打他個殘廢!”

    “嗚嗚嗚……”,這不說還好,這一說,童七汐哭的更加厲害了。

    這下可是把云夢谷急壞了,他圍著童七汐,著急道:“丫,丫頭,你,你別哭啊,你這一哭,為師的心可就全都亂了,你又什么事,你告訴為師,為師幫你去出氣,是不是你爹?是不是你爹?你告訴為師,是不是童云廷那老小子又欺負你了!你等著,為師這就去找他給你出氣!”

    說著云夢谷就要往外走,童七汐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不是我爹。”。

    “不是他?”,云夢谷轉過身問道。

    童七汐用衣袖擦了一下眼淚,點點頭,“嗯!”。

    “真不是他?”

    “嗯,真不是我爹,再說了,要是我爹,您打得過他嘛!”

    “開玩笑!”,云夢谷走向桌子坐了下來,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喝完繼續說道:“不是為師吹牛,若是論行軍打仗我或許不及童云廷那老小子,可若是論功夫修為,嘿嘿!那你爹肯定是在我之下的。”

    “可是,師傅,欺負我的人不是我爹……”,童七汐坐在了云夢谷旁邊的凳子上委屈巴巴的說道。

    “那是誰?誰還敢如此大膽欺負我云夢谷的徒弟。”

    “是……是凌王!”,童七汐假裝十分為難的說了出來。

    “什么?凌王?”,云夢谷驚訝的問道。

    “嗯~”,童七汐假裝傷心的扭過頭去,可是她的嘴角卻露出了一抹得意的微笑。

    云夢谷越發的糊涂了,   “那凌王不是皇帝賜婚給你的夫婿嘛?你們這成親也沒有多久呀,他怎么會欺負你呢?”

    “師傅,你是有所不知,徒兒命苦啊……”

    童七汐‘哇’的一聲又哭了起來,這哭的叫一個慘啊……

    童七汐哽咽著,開始訴說起自己悲慘的身世,怎樣悲慘怎樣說。

    “師傅,徒兒命苦,年幼喪母,哥哥跟爹常年征戰,徒兒獨自一人,孤苦伶仃,好不容易盼著長大了,爹爹做了鎮國將軍,皇帝還給我賜了一個王爺夫婿,原以為做了凌王妃就可以享福了,哪知道……嗚嗚…………”。

    說道這,童七汐哭的更加傷心欲絕了。

    “這,這,這后面是發生了什么事了嗎?”,云夢谷著急的問道。

    童七汐抬起頭,擦了擦眼淚,繼續哽咽道:“師傅有所不知,那瀟斕玥早已經有了相好之人,她責怪徒兒占據他凌王妃的位置,整日都給徒兒臉色看,還差遣徒兒做下人做的事情,他更是將徒兒軟禁在王府之內,他脾氣暴躁,性格極為變態,長久下去徒兒真不知道他還會做出什么事情來虐待徒兒,就算不會,這樣被軟禁在王府一輩子,徒兒也會瘋的。”

    “什么,他竟然敢這樣對你?為師去找他理論去!”,云夢谷聽完,氣的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別別別!”,童七汐趕緊拉住了云夢谷。

    “師傅,他是南璃國的六王爺,就算您去找他了又能有什么用?殺了他嗎?殺了他,那徒兒豈不是成了謀殺親夫的毒婦,到時候受天下人指責還要被朝廷通緝,若是如此,徒兒還不如現在就死了算了。”

    “去找他不行,讓你死了那更不行,那,那你說該怎么辦?”,云夢谷問道。

    童七汐邪邪一笑,勾了勾手指,云夢谷附耳過來,童七汐道:“不如這樣,師傅偷偷的帶徒兒離開京城,我們一起回云夢谷去,從此以后徒兒就留在云夢谷,陪伴在師傅身邊,跟隨師傅學習,可好?”

    “當真?”,云夢谷又驚又喜問道。

    “當真!”,童七汐豎起了三根手指發誓道:“君子一言, 駟馬難追,如若說謊,天打雷劈!”

    “那好,我們現在就走。”,說著云夢谷拉起了童七汐就要離開。

    “等下師傅。”,童七汐拽住了云夢谷。

    “怎么了?還有什么事嘛?”

    “師傅,現在還太早了,若是就這樣離開,會被人發現的,這樣,徒兒先回去收拾一下東西,等到后半夜,徒兒在后院圍墻那里等你,到時候你就帶徒兒離開離開這個破凌王,回云夢谷去,好不好?”

    云夢谷想了一下,“好,那就這樣說定了,后半夜為師就在后院圍墻那里等你,你可不要放為師鴿子呀!”

    就這樣,童七汐回到了昭陽院,一會去她就開始收拾她的東西。

    “小姐小姐,你這是在干什么呀!”

    “洛璃,你別問了,你趕緊去收拾一下你的東西,對了,千萬別讓別人發現。”,童七汐一邊收拾著一邊說道。

    洛璃看著童七汐,“小姐,你這是準備要離開王府了嘛?”

    童七汐不停的整理著,“好了,洛璃,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趕緊去收拾東西,小姐今夜就帶你離開王府。”

    ————

    夜深人靜,等到后半夜的時候,除了守府的府兵還在守職以外,王府大部分的人都已經睡下了。

    除了昭陽院跟醉楓閣。

    醉楓閣里,少澤穿著一身夜行回來了。

    “王爺”

    “回來了?可有被發現。”

    “回王爺,屬下挑選的都是府中精兵心腹,他們行事都很小心,沒有被發現。”

    “那可有發現什么?”

    “回王爺,屬下找了很多地方,都沒有發現。”

    瀟斕玥斂了斂眸,“那好,你先下去注意吧!”

    少澤剛欲離開,瀟斕玥又在身后道:“對了,本王今日發現王府在多了很多眼線,近日你進出王府小心些,不要被人跟蹤了。”

    “那王爺,需不需要屬下帶人去解決這幫人。”

    “不用,現在我們還不知道這些人是誰派來的,暫且先留著吧,或許還有用。對了,明早你提本王安排一下,本王明日想去一趟凈心庵。”,瀟斕玥說道。

    “是!那屬下就先下去了,王爺早些休息吧。”…………

    凌王府后院圍墻之下

    http://www.zpdrhg.live/lengaowangyedepiwangfei/857641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zpdrhg.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三分彩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