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冷傲王爺的痞王妃 > 三十四,花溪草

三十四,花溪草

    “王……王爺!王妃她已身中劇毒,這種毒,我等行醫多年,也從未見過,毒性及為兇猛,我……我等……已……已經盡力了……”

    ‘啪’!!!

    瀟斕玥拍碎了手中的茶杯。

    他的眼中淬出一種寒冷,讓人不敢直視。

    他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的看著這群跪在他面前瑟瑟發抖的大夫們。

    不知道為何,瀟斕玥覺得有一絲心痛,或許是覺得她若就此喪命,讓他覺得很對她不起吧…………

    “大將軍,大將軍。”

    “走開!”

    童云廷一抬手揮來了幾名攔著他的府兵,直接沖進了童七汐的房間,“七汐!”。

    “王爺。”,剛才阻攔童云廷的幾名府兵跟了進來對著瀟斕玥抱拳道。

    瀟斕玥揮了揮手,“你們先下去吧!”

    童云廷看著趴在床上已經陷入昏迷的童七汐皺起了眉頭,他轉過身對著瀟斕玥問道:“王爺,這是怎么回事?七汐她怎么會中箭?”。

    瀟斕玥站了起來看著趴在床上的童七汐,道:“七汐她是為我擋了這一箭,否則此刻躺在這床上的應該是本王才是。”

    “又是這樣!”,童云廷嘆了一聲,不過瀟斕玥并沒有聽明白。

    童云廷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一群大夫,問道:“那七汐現在傷勢如何?”

    一名大夫擦了一把汗回道:“回……回將軍大人,王……王妃像是中了花溪草的毒,這種草非我南璃所有,我……我也只是在一本醫書上見到過,這種草別名又叫化血草,毒性及其強烈,無傷口時對人體是無害的,若是傷口上沾染了一點,就等同于飲pi霜。”

    “化血草?”

    聽到這個名字童云廷如五雷轟頂,他身體向后退了兩步。

    這種草的毒性他太了解了,當年七汐的娘不就是死于花溪草之毒的嘛。

    童云廷一個箭步沖到了門口,他伸手指天,開口怒吼道:“蒼天啊!十年了,十年了!你又讓歷史重演,難道你一定要帶走這個孩子嗎?”,童云廷泣不成聲,“十年前你已經帶走了婉兒,我童云廷自問無愧于天地,為何?為何你要如此對我!難道是我上輩子造的孽太深了嗎?若是如此,那你就沖著我來啊!”,童云廷錘著胸口道。

    “老爺,難道小姐真的沒救了嗎?”,洛璃抹著眼淚,“不,不會的,一定還有辦法,一定還會有辦法的。”,洛璃哭泣著。

    “對!辦法!或許他會有辦法!”。

    洛璃的話突然讓童云廷想起了一個人,一個或許能夠救七汐的人,雖然機會很渺茫,但是總比沒有希望的好。

    童云廷轉過身對著瀟斕玥說道,“王爺,我想到一人,或許他已經研制出了解花溪草毒的藥,我需要去一趟云夢谷,我不在的時間,就請王爺好好照顧七汐,務必要等到我回來。”

    “童將軍請等一下。”,瀟斕玥道:“此去云夢谷一來一回至少也要一夜時間,將軍還是騎我的赤影去吧,此馬日行千里,不出兩個時辰應該就能趕回來了。”

    童云廷騎著赤影一路狂奔向云夢谷,他片刻也不敢停歇。

    七汐的命是婉兒用命換回來的,他絕對不可以讓她有任何閃失,否則將來到了九泉之下,他要如何去面對婉兒…………

    童云廷離開后,瀟斕玥遣退了滿屋子的人。

    他坐到床沿,看著童七汐已經紅腫發紫的傷口,她的指甲已經變得深紫,她的額頭深深的蹙在一起,她此刻一定很痛苦。

    瀟斕玥伸手拂去了她額頭的亂發,不知道為何,看著她蹙在一起的眉頭,瀟斕玥的心也跟著皺到了一起。

    瀟斕玥的余光一掃,他發現童七汐肩上海棠花的花蕊部分似乎凹凸不平,他伸手撫摸。

    果然!

    原來這朵海棠花竟是為了遮蓋這疤痕而刺上去的。

    這疤痕,難道說她以前也受了什么傷嗎?

    瀟斕玥看著童七汐臉…………

    童云廷騎著赤影一路狂奔終于到了云夢谷。

    穿過狹窄的谷口,里面有一座建在水中心的房子,這里沒有過去的路,也沒有過去的橋。

    想要到房子里去,唯有使用輕功。

    童云廷雙手一拍馬鞍,身體向前飛去,本以為他可以飛過去。

    可是,當他飛到湖面時,湖面卻激起了一排水柱擋住了他的去路。

    童云廷只得旋轉身體退了回來。

    “云夢谷!我知道你不想見我,可是如今七汐命在旦夕,你若不出來,只怕七汐熬不過今夜。”,童云廷直接開門見山的對著湖中心的房子大聲喊道。

    “你說什么?”,屋子里傳出來一個夾帶著怒氣的聲音。

    “噌!噌!噌!”

    隨著一個白色身影的飛出,湖面激起了兩排水花。

    白色身影落在了童云廷的面前,怒道: “童云廷!你剛才說什么?七汐她怎么了!”

    “七汐她中了花溪草的毒,如今命在旦夕,這些年,你可研制出了花溪草的解藥?”,童云廷問道。

    “花溪草?又是花溪草?是誰?究竟是誰如此與她們母女過不去?”,云夢谷情緒有些失控。

    “云夢谷,現在不是追究這些事情的時候,你可有辦法就七汐?”,童云廷問道。

    云夢谷這才回過神來,他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如果可以再早個幾年,我絕不會讓師妹就那樣離我而去!”

    云夢谷說完,瞪了童云廷一眼,然后直接飛走了。

    凌王府內,少澤送完東西回來,一進城便聽說了王府發生的事情,所以快馬加鞭的趕回了王府。

    “王爺!都是屬下的失職才讓王妃受了傷。”,少澤站在床前對著瀟斕玥抱拳道。

    “此事不怪你,是本王讓你去送東西的。”,瀟斕玥說道。可是他的眼睛卻一直沒有離開過童七汐

    他為她擦拭著傷口流出來的毒血,每擦拭一下,她的眉頭蹙得更深幾分。

    他將染血的毛巾交給了少澤道:“再去給本王換盆熱水進來。”

    “是!”,少澤接過毛巾將桌上已經涼了的一盆水端了出去。

    少澤剛到院中,只聽他大呼一聲:“什么人?”

    話音未落,童七汐房間的門就被一股勁力推了開來。

    還未看清,一個白色的身影直接沖到了童七汐的床前。

    他無視瀟斕玥的存在,想要伸手去碰觸童七汐的身體。

    瀟斕玥眉心一蹙,一掌將來人打得后退了兩步。

    瀟斕玥側身擋在童七汐的床前,“你是誰?”,瀟斕玥問道。

    云夢谷揮袖,“臭小子!你給老夫讓開,耽誤了救她,老夫要了你的命!”

    這時少澤跟洛璃追了進來。

    “夢谷先生!”,洛璃看到這個白衣男子大呼道。

    “你認識他?”,瀟斕玥問道。

    “他是夢谷先生,是小姐的師傅。”,洛璃回答道。

    瀟斕玥斂起了眸打量著這個夢谷先生。

    夢谷開口道:“還不趕快讓開,你難道想在看著她死嗎?”

    瀟斕玥這才讓開了身。

    云夢谷檢查了童七汐的傷勢后對著瀟斕玥說道:“你幫我把她扶起來。”

    瀟斕玥上前扶住了童七汐。

    云夢谷鞋也沒脫直接上了童七汐的床,盤腿坐在了童七汐的對面。

    他運起了全身的內力,開始替童七汐一點一點逼出了身上的毒血。

    毒血順著童七汐的傷口往外流,夢谷先生的內力也在一點一點的耗失。

    瀟斕玥看著夢谷先生的頭發一點一點變得花白,他扶著童七汐的身體不敢多言。

    最終夢谷先生收了功,他滿頭大汗,精疲力竭,少澤扶著他下了床。

    洛璃倒了一杯水遞給他。

    云夢谷從懷中取出了一粒白色的藥丸遞給了洛璃,道,“快給她服下。”

    洛璃拿著藥丸來到床前,她掰開了童七汐的嘴,將藥丸塞了進去。

    可是童七汐已經無法自行將藥丸咽下去了。

    “王爺,這怎么辦?小姐她咽不下去。”,洛璃看著瀟斕玥問道。

    瀟斕玥蹙了蹙眉,“洛璃,你去給本王倒杯水來。”

    “哦!”

    洛璃趕緊到了一杯水端了過來。

    瀟斕玥從童七汐的口中取出了那顆白色的藥丸丟入了水中將它溶化。

    當藥丸完全融入水中之時,瀟斕玥拿過水杯,將水全部喝入口中。

    然后他套上了童七汐的嘴,一點一點的將溶了藥水注入童七汐的口中。

    只見童七汐細長的脖子跟著動了兩下,溶了藥的水就被她全部喝了下去。

    瀟斕玥抬起頭看了看童七汐,他的眼中似乎多了一絲溫柔。

    他將童七汐放好后對著洛璃吩咐道:“給王妃整理一下,然后再換一身干凈的衣服和被褥。”

    然后對著云夢谷說道:“多謝先生出手相救,還請先生先去廂房休息一下。”

    云夢谷支撐著身體無力的說道:“好,我先去調理一下身體,若是丫頭醒來,記得讓人來通知我。”

    少澤扶著云夢谷走了出去,剛到院中就碰到了趕回來的童云廷。

    童云廷見到滿頭白發的云夢谷甚是驚訝。

    一別不過才一個時辰,再見時竟是判若兩人。

    “你……”,童云廷驚訝的沒有說出話來。

    云夢谷輕松一笑,道:“童云廷!你不必感謝我,七汐是師妹的心頭肉,又是我的寶貝徒弟,就算拼了這條命我也會救她的。”

    http://www.zpdrhg.live/lengaowangyedepiwangfei/827997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zpdrhg.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三分彩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