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冷傲王爺的痞王妃 > 三十二,瀟瀾玥遇刺,童七汐受傷(一)

三十二,瀟瀾玥遇刺,童七汐受傷(一)

    瀟斕玥放下手中的書,他看向屋外,少澤正守在門口。

    “王爺,您要是看書看累了不如先休息一會吧,奴才聽說城里最近開了一家溫泉館,要不王爺去哪里放松放松?”,少澤道。

    “溫泉館?”,瀟斕玥反問道。

    “是的,聽說是一位來自北疆的商人開的。”,少澤回答道。

    “北疆的商人?”,瀟斕玥凝了凝眸,他站起來松展了一下筋骨,道:“正好,本王也有許久沒有去泡溫泉了,就去這里看看吧。”

    說話間瀟斕玥已經走出了房間,少澤跟在他的身后。

    當走至前院時,剛好遇到了洛璃端著一盆海棠花。

    洛璃見到凌王,上前福了個身,“王爺。”

    瀟斕玥看著洛璃手中綻放正艷的海棠花,眼中閃過一絲異樣,邃問道:“你是童七汐身邊陪嫁的那位婢女?你叫什么名字?”

    洛璃又福了一個身,回答道:“回王爺,奴婢名叫洛璃。”

    瀟斕玥看著她手中的海棠花問道:“你端著這盆花是要去哪里?”

    洛璃又回答道:“回王爺,我家小姐如今被禁足在昭陽院,方才奴婢看送花的多帶了一盆海棠花來,奴婢想著,我家小姐最喜歡海棠花了,所以便跟送花的老伯買下了這盆花擺放在昭陽院中,也好讓我家小姐換換心情。”

    “怎么?你家小姐也很喜歡海棠花嗎?”,瀟斕玥問道。

    “嗯!”,洛璃點了點頭,“我家夫人身前最喜歡的就是海棠花了,所以我家小姐也自小便鐘愛海棠花。”

    瀟斕玥斂起了眸,想起來當初她奮不顧身為他擋下一箭時,便是手持一支海棠花,就連撒落的點心都是海棠酥,可見她是多么的喜歡海棠花。

    回過神來,瀟斕玥看向了洛璃,“去把你家小姐叫來,就說本王在這里等她。”

    “哦!”,洛璃福了個身離開了,她抱著海棠花往昭陽院走去,還不時的回頭看看,她不知道此時凌王找他家小姐所謂何事,是好事?還是壞事?因為畢竟他與她家小姐是不合的呀。

    洛璃回到了昭陽院,將海棠花放在了童七汐經常坐的搖椅旁邊。

    “小姐,小姐”

    此時童七汐正在屋內準備寬衣上床去躺一會。

    聽了洛璃喚她,童七汐又穿回了外套,對著跑進來的洛璃問道:“怎么了洛璃?大呼小叫的,又出什么事兒了?是不是廚房的小盛子又給你買什么好吃的了?”

    洛璃連忙搖了搖手說道:“不是的小姐,是王爺,王爺他在前院等你。”

    “等我?”,童七汐指著自己的鼻子反問道。

    洛璃點頭,“嗯嗯嗯!”

    “你確定他找我?你沒有聽錯吧?”,童七汐不敢相信的追問道。

    “小姐,是真的,王爺親口對我說的,他現在正在前院等你呢,你快去吧,要是去晚了讓王爺不高興了,說不定他會罰你連房門都不許出呢!”,洛璃推著童七汐道。

    “好啦,洛璃,你不要推我了,我去就是了。”

    洛璃松開了推著童七汐的手,童七汐整理了一下衣服

    “哼!他要是敢將本小姐軟禁在房間里,那本小姐可就顧不得那么多了,到時候非要跟他來個魚死網破,看誰丟臉!”,童七汐生氣道。

    “好了好了,小姐,我知道你最厲害了,你還是快去吧,不要讓王爺等久了。”,洛璃催促道。

    ——————

    童七汐鼓著腮幫子氣吁吁的來到了前院。

    “瀟斕玥!你找我?有什么事快說,本小姐還要回去睡覺呢?”,童七汐不好氣的說道。

    瀟斕玥蹙起了眉頭,這個女人!莫說凌王府,就算是整個南璃也沒人如此對他說過話。

    瀟斕玥轉過身,冷聲道:“隨本王去個地方。”

    “去個地方?去哪里?進宮嗎?”,童七汐問道,因為出了進宮,童七汐實在想不到瀟斕玥會帶她去哪里。

    瀟斕玥沒有理睬童七汐,他向外走去。

    童七汐看了看跟在瀟斕玥身后的少澤。

    少澤笑了笑,輕聲說道:“王妃,王爺是想要帶你去泡溫泉。”

    “泡溫泉?真的嗎?你不會騙我吧,他怎么可能那么好會帶我去泡溫泉呢!”,童七汐鄙視的看著一眼走在她前面的瀟斕玥的背影。

    “屬下怎敢欺騙王妃呢?其實其實王爺并不像王妃所看到的這樣。”少澤說道。

    “不是這樣?你什么意思?他不是這樣還能是什么樣?莫非他還會變身不成?”,童七汐反問道。

    少澤尷尬的扯了扯嘴里,呵呵~,這個王妃的想象的果然不是一般。

    突然瀟斕玥停了下來,冷聲道:“你二人若是不想去,那就留在府中好了!”

    “去!當然去!”,童七汐走了上去,“難得你今日大發善心,本小姐當然要去!”

    他二人先后上了馬車,少澤驅車向溫泉館使去………………

    到了溫泉館,童七汐下了馬車。

    這是臨街的一間館子,一層樓的高度,走進去是一個大院子,院子內的布置極具北疆特色。

    一位北疆打扮的男子走了過來,“三位,可是來泡湯的?不知道是要單間呢?還是混浴呢?”(注:單間,就是一個房間里面有單獨的池子,類似于包廂,混浴就是一個大池子,很多陌生人可以在一起泡的那種。)

    瀟斕玥注視著男子沒有說話。

    少澤迎了上來介紹道:“這位是我家爺和夫人,我家爺喜歡安靜,你就給選個安靜的單間吧”

    “也給我家夫人選一個單間兒。”,少澤又補充道。

    男子好奇的看了看他們,既然是夫妻竟然不共用一個單間也是奇怪,不過只要他們肯給錢就算是要兩個三個都不是問題。

    男子笑著道:“好嘞!三位請隨我來。”

    北疆打扮的男子帶著他們來到了另一處院落。

    男子推開了一間溫泉單間的門,問道:“爺,你看可還滿意,我們這里的溫泉水都是每日不停歇地從北山上的天然溫泉那里運過來的,我們用了特殊的方法,這泉水運到的時候就跟北山上的溫泉水一樣的熱乎兒。”

    “好了,這里沒你什么事兒了,你下去吧。”,少澤對著男子說道。

    男子笑了笑,“好嘞,爺要是還有什么需要盡管叫我便是。”

    “我呢我呢?”,童七汐拉過了男子問道。

    男子微微一笑,“夫人的房間就在這位爺的旁邊,夫人請隨我來。”,男子指著旁邊的一間房說道。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

    童七汐打開了房門走了進去,只看一盞很大的屏風后面有熱氣縈繞。

    童七汐關上房門,迫不及待的開始解衣服。

    “算你小子有良心,還知道帶本小姐來這種地方,好吧!那本小姐今日就好好的享受享受。”,童七汐自言自語道。

    童七汐先用腳試探了一下泉水的溫度,然后整個身體全部泡入了水中。

    溫熱的泉水包裹著她的身體,她頓時覺得鼻子都通暢多了。

    童七汐將整個人潛入了水中,大約過了幾秒,她將頭伸出了水面。

    她抹去了臉上的泉水,慢慢靠向池邊,她雙手趴在池邊大聲的對著隔壁喊道:“喂!瀟斕玥!瀟斕玥?你聽得到嗎?”

    隔壁的瀟斕玥他正張開雙臂倚靠在池邊,他雙目微閉,墨染的黑發披在他的身后浸在泉水里,泉水沒在了他潔白而又健碩的胸膛前。

    他聽見了童七汐的聲音,微微睜開雙眼,問道:“什么事?”

    “你今天怎么那么好?竟然會帶我來泡溫泉?”,童七汐問道。

    瀟斕玥沒有說話,只是想起了那一支海棠花和那個在凈心庵等待的人,瀟斕玥的眸色沉了幾分…………

    他喚進了少澤吩咐道:“現在正是海棠開的正艷之事,你去替本王送兩盆去凈心庵吧。”

    “現在嗎?”,少澤問道。

    瀟斕玥閉上了眸,道:“本王待會兒會自行回府,你替本王告訴溶月讓她照顧好自己,本王有時間便會去看他。”

    “是!”,少澤抱拳道。

    “溶月?是誰?這名字聽起來好熟悉啊?”,童七汐聽見了隔壁的對話后輕聲問自己。

    “喂!瀟斕玥!瀟斕玥?”童七汐又對著隔壁喊道,可是這一次卻沒有得到回答。

    “瀟斕玥?你還在不在啊?瀟斕玥?”,依舊沒有回答。

    童七汐生氣道:“不理我拉到!我還不高興跟你講話呢!”。

    童七汐滿滿的向下滑去,整個人都竟然到了泉水里…………

    過了一會,童七汐泡的差不多了,感覺鼻子也通暢了,她穿好衣服,打開門走了出來。

    正好遇到了從隔壁房間走出來的瀟斕玥,童七汐白了他一眼。

    此時天色已黑。瀟斕玥結完帳就與童七汐徒步回凌王府。

    走在安靜的路上,他二人沒有說過一句話,這時童七汐終于忍不住了她的好奇心,于是便開口問道“喂!瀟斕玥,你們剛才說的那個溶月,應該是個姑娘吧?我總覺得她的名字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聽過。”

    http://www.zpdrhg.live/lengaowangyedepiwangfei/816877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zpdrhg.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三分彩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