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冷傲王爺的痞王妃 > 三十,喜怒無常

三十,喜怒無常

    童七汐沒有立即吃,而是凝眉看著他,“喂?你不要以為一盤小菜就可以讓本小姐原諒你!要不是你帶我去參加那個什么春宴,本小姐也不至于被那個桃花男弄的一身濕,害的我現在病成這樣!”

    瀟斕玥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冷冷地說道,“哦?難得不是因為你故意半夜吹風導致的?”

    童七汐眉心一皺,嗯?他怎么知道的?難道是蘇姑姑告的狀?還是洛璃?

    童七汐自然不會就此服輸,她對著瀟斕玥叉腰道:“那還不是因為你整天讓本小姐做這做那!本小姐可是金枝玉葉,你卻天天把我當下人一樣使喚!本小姐真不知道上輩子是做了什么孽,竟然會被皇帝賜婚給你,大家小姐千千萬,為什么偏偏要是本小姐!本小姐可是一個有遠大夢想,遠大抱負的人!如今卻只能被關在這個破凌王府!”

    “怎么?難道嫁給本王竟會讓你覺得如此委屈嗎?”,瀟斕玥試探道。

    “委屈,當然委屈,瀟斕玥,你可不要你是什么京城第一美男,你就以為天下的女人都會為你瘋狂,本小姐可不是她們那種膚淺的人!”

    “是嗎?難道將軍大人也是這樣想的?”,瀟斕玥繼續試探道。

    童七汐跳了起來,“喂,瀟斕玥,我警告你哦,我爹可是非常愛我娘的,你最好還是不要打他的主意,他就是喜歡也不會喜歡男人的。”

    瀟斕玥的臉一下子黑了下來,他夾菜的手停了下來,他猛的將筷子一下拍在了桌子上,聲音冷沉道:“童七汐!你三番四次挑釁本王,你當真以為本王不敢對你如何嗎?”

    童七汐看了看瀟斕玥,“我可沒有挑釁你,我說的都是事實,咦~,真是想不到,堂堂凌王竟然由此癖好,難怪之前提到我爹時我覺得你話里有話。”,童七汐嫌棄道。

    “童!七!汐!”,瀟斕玥一拍桌子站起來怒吼道。

    “什么事?王爺王妃了何事?”蘇姑姑聽到動靜趕緊進來詢問。

    瀟斕玥怒視著童七汐,看著她一臉無辜的表情,瀟斕玥咽下了他的怒火。

    “無事!!”

    瀟斕玥生氣的走向門口。

    經過蘇姑姑身邊時,他停下腳步對著蘇姑姑說道:“王妃還在病中,你們好生伺候著,就不要讓她出昭陽院到處亂跑了,免得加重病情!”

    “是,王爺!”,蘇姑姑福了個身,道。

    “什么?這是將圈禁的范圍又縮小了嗎?喂!瀟斕玥!瀟斕玥你給我回來,你給我回來,咳咳咳咳咳……”,童七汐追到了門口劇烈的咳嗽起來

    她扶著蘇姑姑的肩膀,指著外面問喘著氣,道:“喂,姑姑,他……他這是什么意思,他平時就這么喜怒無常的嗎?”

    ——————

    瀟斕玥很是郁悶的走在回醉楓閣的路上。

    “可惡!今天真不應該去看這個女人!”

    回到醉楓閣,便看到少澤現在院內。

    少澤見到瀟斕玥從外面回來,便上前問道:“王爺,今日屬下起來便沒見到王爺練劍,可是出什么事了嗎?”

    “沒有。”,瀟斕玥冷聲道。

    “那屬下去給王爺取早膳。”

    “不用。”,瀟斕玥繼續冷聲道。

    少澤看著瀟斕玥進屋去的身影,很是不解,他家王爺這是怎么了?是誰如此不知死活,這么一大早惹的他家王爺生悶氣?

    ————

    瀟斕玥將自己鎖在書房一天未出,可是這凌王府外卻是熱鬧的很。

    瀟宇昊今天一早又在齊玲兒那里尋了不痛快,所以中午到酒樓來喝酒解悶,剛好碰上了同在酒樓內的瀟蘭賀。

    瀟宇昊一進酒樓就向店小二要一間雅間。

    可是小二卻告訴他,今日雅間已經客滿了。

    瀟宇昊沒有說話。

    跟在他身邊的隨從的指著店小二大聲怒道:“狗東西你知不知道我家爺是誰?現在給你時間,趕緊去給我家爺騰出一間雅間來。”

    店小二連連鞠躬,“實在對不起爺,今日雅間真的已經坐滿了,要不小的給爺找個安靜的位置可好?”

    “啪”。

    店小二的話剛落音,瀟宇昊一巴掌重重的呼在了店小二的臉上。

    “你算個什么東西?也配只是本王!”

    店小二委屈的捂著左臉,正在算帳的掌柜的見狀趕緊走了出來。

    “原來是慶王大駕光臨,這狗東西是新來的,竟識不得慶王尊駕,真是失禮失禮”,掌柜的連陪不是。

    瀟宇昊沒有理會,只是雙手背在身后側過身去。

    掌柜的對著一旁的店小二斥責道:“不長眼的東西,還不趕緊下去!”

    店小二捂著臉委屈的走開了。

    隨從見狀又繼續說道:“我家爺光顧你這小酒樓是你們的榮幸,還不趕快給我家爺尋一雅間。”

    掌柜的為難,道:“哎呦!王爺,這可真是有些為難小的了,您說我總不能讓客人吃了一半就趕他們走吧,要不這樣,小的給您找處安靜的地方,這頓就算小的請客。”

    瀟宇昊轉過身來看向店掌柜,問道:“本王是缺你這頓飯的人嗎?”。

    掌柜的意思到了自己說錯了話,趕緊扇了自己一個嘴巴,“哎呦喂!爺,您瞧我這張破嘴!爺當然不能缺我這頓飯了,是小的一心想要孝敬孝敬爺,可是一直都沒有尋到機會。”

    瀟宇昊冷冷的看著店掌柜,“本王是那種隨便的人嗎?趕緊的,本王餓了,今日你要是不給本王尋一雅間,明日本王便讓人封了你的酒樓。”,瀟宇昊威脅道。

    掌柜的面露難色,不知該如何是好?

    這時二樓的一間雅間之內,正在喝酒的瀟蘭賀對著身邊的隨從說道:“去看看,樓下為何如此吵鬧。”

    “是!”

    隨從出了雅間,看到慶王瀟宇昊正在一樓,他趕緊回去報告給了瀟蘭賀。

    瀟蘭賀微微一笑:“原來是本王的二哥,既然來了,就請他一起上來坐坐吧。”

    隨從得了令,下了二樓來請瀟宇昊。

    “慶王,我家王爺正在樓上雅間,想請王爺過去一起喝酒。”

    “你家王爺?”,瀟宇昊看著眼前的這名隨從。

    隨從抱拳,“我家王爺是齊王。”

    “哦!原來是老四,怎么?他也在這里喝酒?”,瀟宇昊問道。

    “是,我家爺想請王爺上去一起喝一杯。”

    瀟宇昊抬頭望去,正見瀟蘭賀出來。

    “我當是誰在此吵鬧,原來是二哥,二哥,可否愿意上來一起喝一杯?”,瀟蘭賀道。

    “想不到四弟也在這里喝酒。”,說著,瀟宇昊抬步往二樓走去。

    掌柜的看著瀟宇昊上了二樓,可真是捏了一把汗。

    瀟蘭賀站在門口有請瀟宇昊往里走,他嘆了一口氣,:“唉~,二哥有所不知,兄弟命苦,只能在此借酒消愁。”

    瀟宇昊坐了下來,道:“四弟莫不是在說笑?你乃皇后嫡出,太子之位的最佳人選,你的命不知比我兄弟幾人好出了多少倍。”

    “二哥有所不知,我們邊吃邊聊。”,瀟蘭賀對著門外吩咐道:“來,添一副碗筷,再上兩個好菜。”

    瀟蘭賀給瀟宇昊斟了一杯酒,又給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坐下舉起酒杯,“來,二哥,這一杯兄弟敬你。”

    瀟宇昊端起酒杯,二人碰了一個杯后一飲而盡。

    瀟蘭賀放下酒杯,然后哭喪著臉說道:“二哥,你不知道,其實這太子之位,我根本就沒有興趣,你說,就我這才能,將來我如何能夠管理的好東宮。”

    瀟宇昊放下酒杯腦有興趣的看向瀟蘭賀問道:“四弟,你這話什么意思?”

    瀟蘭賀往瀟宇昊旁邊移了兩個位置,然后又倒好了兩杯酒,說道:“二哥,我這樣跟你說吧!其實這太子之位,一直都是母后在為我謀劃,而我本人呢其實并不敢興趣,我呢將來只想要做一個消散王爺即可。”

    瀟宇昊看著瀟蘭賀,冷笑一聲道:“四弟,你這話,我可真是越來越不明白了。”

    瀟蘭賀放下酒壺,假裝著急道:“哎呦!二哥,你不懂!我家,我家不是有一只母老虎嘛!”

    “你是說你家的那位王妃?”,瀟宇昊反問道。

    瀟蘭賀急的剁了一下腳,  “除了她還有誰!當年母后為了拉攏碩親王,給我提了這門親事,如今可真是苦煞我也,蠻狠無理就算了,竟然還草菅人命,這不,我前兩天剛寵幸了一位美人,正想要納位側妃,結果第二天就死與非命了,唉~,”,瀟蘭賀嘆了一口氣,拍了拍瀟宇昊的肩膀繼續說道:“二哥,我有時候可真羨慕你,有一位正妃兩位側妃。”

    瀟宇昊的眼中閃過一絲難言之隱,他端起酒杯一飲而盡,個中滋味只有他自己知道。

    瀟宇昊的表情沒有談過瀟蘭賀的眼睛,他嘴里微微一笑,繼續說道:“你說,我這要是當了太子,將來再做了皇上,那我就更加不能休了她了,否則定會被世人詬病,所以呢,我就期盼將來要是老六當了皇帝,我就可以求他下旨幫我休了那個母夜叉了。”

    “你是說老六?”瀟宇昊問道

    http://www.zpdrhg.live/lengaowangyedepiwangfei/813843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zpdrhg.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三分彩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