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冷傲王爺的痞王妃 > 二十五,耍你,本王沒興致

二十五,耍你,本王沒興致

    來到醉楓閣,瀟斕玥正在書桌前看書。

    童七汐走了過來,一巴掌拍在了書桌上,“喂,瀟斕玥,我來了,你要本小姐做什么趕緊說!”

    瀟斕玥放下了手中的書抬頭看了看童七汐,又看了看屋外,“今年院子里長了太多雜草,就請王妃去把院子里的草除一除吧。”

    “喂,你讓本小姐過來伺候你,可沒有說讓本小姐去拔草!”,童七汐瞪著瀟斕玥說道。

    瀟斕玥悠悠的坐了下來,拿起書淡淡的說道:“你只需要按照本王的吩咐去做就行了。”

    “你……”,童七汐生氣卻又無可奈何,“瀟斕玥咱們走著瞧,這筆賬本小姐記下了!”

    童七汐生著氣兩步跨出了門外。

    “小姐,咱們現在該怎么辦?”

    “怎么辦?拔草啊!”,童七汐生氣擼起了袖子準備拔草。

    洛璃攔住了童七汐,“小姐,要不你坐那里去休息,拔草就讓奴婢來吧。”

    童七汐轉頭看向洛璃,“怎么,難道你想要被趕出王府去嗎?”

    洛璃趕緊搖了搖頭,“對不起小姐,都是奴婢連累了你。”

    “說什么傻話呢!這是本小姐與他的個人恩怨,與你無關,這筆仇本小姐遲早要討回來。”,說著,童七汐瞪了一眼瀟斕玥所在房間的位置一眼。

    可是卻看到了房間墻上所掛著的一把紫金寶劍。

    童七汐眼睛一亮,“本小姐有辦法啦!”

    童七汐大步走進屋,取下了墻上掛著的紫金寶劍。

    “小姐,你這是要做什么?”

    童七汐微微一笑,等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瀟斕玥正在屋內看書,卻突然聽見了屋外傳來了一陣劍花飛舞的聲音。

    “哇!小姐真厲害!”

    “小姐真聰明!”

    …………

    瀟斕玥放下書走了出來,只見童七汐真正握著他當年拼了命奪回來的紫金寶劍,舞出一記漂亮的劍花。

    劍光所到之處,花草凋零。

    這劍法干凈利落,一招一式如行云流水,沒有十年的功夫是不可能由此成就的,瀟斕玥凝起了眸。

    一套劍法舞畢,童七汐收式。

    她看了看滿園的花草樹木,出了那棵高大的紅楓外,全部都是光禿禿的了。

    童七汐滿意的笑了笑,將紫金寶劍插入劍鞘丟給了瀟斕玥后拍了拍手,“好了!你交給我的事情我已經做完了,而且是寸草不生,那么我現在可以回去了吧?”

    瀟斕玥只是淡淡的看著童七汐,沒有說話。

    “你不說話那我就當你是同意啦,洛璃,我們走。”,童七汐喚著洛璃走出了醉楓閣。

    瀟斕玥看著童七汐離去的背影,眼中的神色有些凝重。

    “哎呀小姐,剛才真是嚇死奴婢了。”,走出醉楓閣后,洛璃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有什么好怕的,你家小姐我又不是第一次耍劍了。”

    “不是啦小姐,我是說王爺,小姐難道沒有看見王爺剛才的臉色都變了嗎?”

    “你說瀟斕玥?他不一直都那樣嘛,他的臉永遠就跟踩到了臭狗屁一樣,不但不能看,還很討厭!”,童七汐十足的嫌棄加討厭的說道。

    ——————

    童七汐走后,少澤辦完事情回來,看著一片狼藉的院子,走過去問道:“王爺,這是……?”

    瀟斕玥負手背在身后看著散落滿地的枝葉,這些都是凌厲劍招過后留下的痕跡,“少澤,你去找人來打掃一下,明日再讓人把這些花都換了吧!”

    “是!”,少澤疑惑的看著花枝上整齊的切口,雖然他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但是已他的經驗已經能夠猜出七八分了

    瀟斕玥轉身走進了屋子,少澤也跟了進來,“王爺,屬下不解,既然王妃是童將軍的人,那么王爺為何還要讓王妃過來伺候您。”

    瀟斕玥坐下,放下手中的紫金寶劍,雙手扶在椅子上扶手上,一雙深邃的眼眸深不見底,“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本王才要將她放在本王的眼皮底下,這樣本王才能知道她的一舉一動!”

    少澤抱拳,“是屬下愚昧了。”

    瀟斕玥凝眸,伸手捂住了書桌上的紫金寶劍,看著紫色劍鞘上金色的花紋,開口道:“少澤,你以后還需要多留意著她一些,她的武功可能在你之上。”

    少澤皺起了眉,“王爺是說王妃懂武功?而且還在屬下之上?”

    瀟斕玥握緊了手中的紫金寶劍,雙目毫無焦距的看著書桌前放,“不知她今日在本王面前是否有所保留,若是如此,那么我凌王府便是養了一只猛虎在身邊。”

    “若果真如此,那王爺打算怎么辦?”

    瀟斕玥斂了斂眸說道:“先靜觀其變,如今本王還沒有找到童云廷陷害蕓府的罪證,我們還不能夠打草驚蛇。”

    “是,屬下明白了!”

    ——————

    第二日,童七汐流著哈達子睡的正香。

    “請王妃起床!”

    童七汐揉了揉睡眼,拖著慵懶的聲音說道,“昂?蘇姑姑?今天還要去給瀟斕玥干活嗎?”

    “回王妃,王爺說了王妃以后每日都要去醉楓閣伺候王爺。”

    “啊~”,童七汐攤在床上,這是一灘絕望的死水。

    洛璃走過來趴在床沿,“小姐,你要是覺得累了,奴婢可以幫你去做。”

    童七汐嘆了一口氣,“不用了,洛璃,給本小姐梳洗吧!”

    …………

    收拾好之后,童七汐來到了醉楓閣。

    瀟斕玥正坐在院中的石凳上看書。

    童七汐插著腰走到了瀟斕玥的面前,“喂!本小姐來了,你今日要本小姐做什么?”

    瀟斕玥側頭看著院中光禿禿的只剩下樹枝的花盆,“待會兒會有人送花過來,王妃就將這些被你造了的花都給換了吧。”

    童七汐生氣的一掌拍向桌子,“瀟斕玥!你耍我是不是?昨天是你讓我那樣做的!今天你又要換掉這些花,你什么意思!”

    瀟斕玥放下了手中的書,他站起身,低頭凝視著童七汐,“本王昨日只讓你除草,并未讓你糟踐本王的花,至于耍你?本王還沒有那個興致。”

    說完瀟斕玥雙手背在身后無視童七汐仇視的眼神篤步走進了屋。

    換完滿院的花盆,又打擾了院子,回到昭陽院,童七汐已經累得幾乎快要癱瘓了。

    她倒在床上,洛璃走了過來,“小姐,瞧把你給累的,奴婢給你準備好了熱水,你去泡會兒澡吧。”

    童七汐伸出雙手,“本小姐已經沒有力氣了,該死的瀟斕玥,他是花癡嗎?竟然在院子里放那么多的花,累死本小姐了,洛璃,你拉我一把。”

    洛璃拉起了童七汐,很是心疼的說道:“小姐,王爺他怎么可以讓你做這些事情呢,要不奴婢回去告訴老爺,讓老爺來給小姐出頭吧。”

    “別!”,童七汐立馬阻止道:“要是讓我爹知道我去逛青樓他不得扒了我的皮,再說了,這瀟斕玥分明就是存心報復本小姐,本小姐絕對不會讓他如愿的!”

    洛璃一雙哀怨的小眼神看著童七汐,“那小姐奴婢就先伺候你泡澡吧,泡完澡奴婢再幫你捏捏肩膀。”

    童七汐輕輕的捏了一下洛璃的小臉,“洛璃,還是你好,不枉本小姐那么疼你。”

    ————

    褪去里衣,童七汐整個人泡在了飄滿花瓣的浴桶里。

    洛璃舀起一勺水從童七汐的肩膀澆下,一片玫瑰的花瓣潔白的花瓣粘在了她潔白的肌膚上,與她肩上綻放的海棠花遙相呼應。

    “小姐水冷不冷?”

    童七汐搓著脖子,“還好,不冷。”

    洛璃微笑,“小姐,奴婢在里面給你放了些玫瑰花瓣,既可以消除疲勞又可以滋潤肌膚。”

    童七汐雙手捧起一些帶有花瓣的水輕輕向上揚去,“洛璃,你那么好,本小姐都有點舍不得不把嫁出去了怎么辦。”

    洛璃小臉一紅,走到了浴桶左邊,拿起了一個絲瓜絡給童七汐搓著手臂,害羞道:“小姐,你又取笑奴婢,奴婢說過了這一輩子都要跟著小姐,伺候小姐一輩子。”

    “一輩子?那你豈不是就成了老姑娘了?”,童七汐說道。

    “奴婢愿意,只要能跟著小姐,就算做老姑娘奴婢也愿意。”

    “那可不行!”,童七汐轉過身趴在浴桶上,“洛璃你也不小了,要不等日后我們離開王府了,本小姐幫你說一門好親事吧?”

    “小姐,你這是嫌棄奴婢不要奴婢了嗎?”,洛璃嘟起了小嘴。

    “怎么會呢!洛璃你我一同長大,你又比我小兩歲,小姐我一直都把你當成了妹妹,我可不愿意看著你以后變成了一個嫁不出去的老姑娘”

    “那我也愿意!洛璃以后還要幫小姐和王爺帶孩子,老了就幫小姐和王爺帶孫子!”

    “打住!你快給我打住。”,童七汐光著身子從浴桶內出來,往床上走去,一邊走一邊轉頭對著洛璃說道:“就算本小姐要待在這凌王府里面一輩子,本小姐也絕不會給瀟斕玥生孩子的,本小姐情愿獨守空房一輩子,也不會讓那瀟斕玥碰我一根汗毛。”

    洛璃拿著一條毛巾追了上來,“小姐,你先把身上的水擦干,把衣服穿起來吧,可千萬不要著涼了。”

    http://www.zpdrhg.live/lengaowangyedepiwangfei/813843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zpdrhg.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三分彩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