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冷傲王爺的痞王妃 > 二十四,八字不合

二十四,八字不合

    回到前廳,瀟斕玥直接甩開了童七汐的手。

    童七汐握著被瀟斕玥捏的快要沒有知覺的手腕,“啊~,痛死了!”

    童七汐瞪向瀟斕玥,等到的卻是瀟斕玥一記凌厲的眼神,童七汐嚇得扭過頭去,誰讓咱理虧呢。

    洛璃跑了過來,看著童七汐又紅又腫的手腕,“小姐,你沒事吧?”

    這時蕭云熙也跟了進來,他捂著右眼好奇的看著這主仆二人,哈!接下來不知道會有什么好戲看呢?

    這時少澤也跟了進來,他抱著錦盒走到瀟斕玥面前。

    瀟斕玥眼球動了一下示意他給童七汐送過去。

    少澤拿著錦盒走到童七汐面前,打開了錦盒放在桌上。

    童七汐看著又回到了她面前的白玉如意驚訝道:“這不是皇后送我的那對玉如意嘛?怎么會在你這里?”

    瀟斕玥目光寒冷的掃向童七汐,“這是本王花十萬兩購買回來的?”

    “什么?十萬兩?”,童七汐驚的瞪大了雙眼,“該死的!竟然敢騙本小姐!竟然告訴我這對如意只值五萬兩,可惡!我要去找他算賬!”

    “所以,你就為了五萬兩買了皇后送你的這對如意?”,瀟斕玥冷冷的問道。

    童七汐目光游移的看向地面,像一個做錯了事情的孩子,“那個,我不是不知道它值十萬兩嘛!否則我無論如何也不會五萬兩就買了呀!對了,如此說來,我們豈不是就虧了五萬兩了!”,童七汐恍然大悟的看向瀟斕玥。

    “童七汐!”,瀟斕玥提高分貝,他的目光中似乎有怒火涌出。

    “什么?你就是父皇賜婚給六哥的凌王妃?”,坐在一旁的蕭云熙恍然大悟。

    他站起身來到童七汐的身邊上下打量著這位女扮男裝英俊瀟灑的凌王妃。

    蕭云熙撲哧一笑,隨后又強忍住笑對著瀟斕玥豎起了大拇指說道:“六哥,原來這是六嫂,不虧是父皇賜婚的,果然很有個性,很有個性!”

    可是看蕭云熙的樣子,感覺他眼淚都快要出來了。

    蕭云熙話音剛落,就受到了瀟斕玥投來的含有殺氣的目光。

    蕭云熙感覺后背一涼,“咳~,那個六哥,你既然還有家務事要處理,那皇弟我就不留下來吃晚飯了,告辭,告辭。”

    蕭云熙倒是聰敏,怕城門失火殃及池魚,所以趕緊找了個借口溜走了。

    ‘臭小子,算你跑的快,剛剛竟然還敢擋著本小姐的面數落本小姐,別以為本小姐聽不出來,真后悔剛剛那一拳打輕了’

    “來人!”,童七汐正想著,就聽瀟斕玥大聲喚道。

    屋外急急忙忙走了幾個下人進來,以蘇姑姑為首,“王爺。”

    “傳本王令,以后不得本王允許王妃禁止出府,今日起蘇姑姑就搬去昭陽院貼身伺候王妃。”,瀟斕玥下令道。

    “是。”

    什么?這算是軟禁嘛?還帶人體監視的?

    童七汐很是生氣,“喂!瀟斕玥,你什么意思,你是想要軟禁本小姐嗎?”

    “是!又如何!”,瀟斕玥輕描淡寫的吐出了四個字。

    “你……”,童七汐氣結。

    瀟斕玥走到了童七汐的面前,低下頭,凝視著她的眼睛,冷冷的說道:“童七汐,本王不會給你任何機會讓你做出對凌王府不利的事情。”

    童七汐沒有生氣,她而是墊起了腳尖,一雙靈動的雙眼離瀟斕玥的臉更加的近了,她笑著說道,“瀟斕玥,你要是真那么害怕我,那你現在就給本小姐一封休書,我發誓,從今以后我決不與你糾纏,可好?”

    瀟斕玥冷笑一聲,“你是皇上賜給本王的,休了你,本王豈非是自找麻煩?你的這些如意算盤,本王不會讓它實現的。”

    “你”,童七汐再次氣結。

    瀟斕玥抬起頭,看了看童七汐身上被她改過的那身衣服,然后看著童七汐說道:“王妃不是想要親自照顧本王的生活起居嗎,那么本王就如王妃所愿,以后每日都來醉楓閣伺候本王。”,他的話里夾帶著一股命令的語氣。

    “什么?讓本小姐伺候你?瀟斕玥你沒瘋吧?”,童七汐伸手摸了摸瀟斕玥的額頭確定他不是在發燒說胡話問。

    瀟斕玥額頭的青筋跳了跳,他沒有說話,走到門口時停了下來,對著身后的少澤說道:“你去昭陽院那里將太后賞賜的白玉觀音取回來,免得讓王妃賣了。”

    “是”,少澤抱拳。

    “喂,瀟斕玥,你這是什么意思,你給我回來,回來……”,可是童七汐的話瀟斕玥似乎卻沒有聽見一樣。

    當夜蘇姑姑就搬進了昭陽院。

    ————

    第二日,天剛亮,童七汐睡的正香。

    “請王妃起床。”

    童七汐睜開眼,只見蘇姑姑正恭敬的站在床前,“請王妃起床更衣。”

    童七汐揉了揉眼睛,“蘇姑姑,那么早有什么事嗎?”

    “王妃,今日起您需要去醉楓閣伺候王爺。”

    對哦!怎么把這事兒給忘了,不過…………呵呵…………

    童七汐翻了個身,堅定的說出了兩個字,“不要!”

    不過蘇姑姑也沒有就這樣放棄。

    “還請王妃起床。”

    …………

    “請王妃起床。”

    …………

    “請王妃起床更衣。”

    …………

    蘇姑姑一直站在床頭喋喋不休。

    “啊!!好啦!我起來就是啦!”,童七汐終于受不了了。

    不過她起床后也并沒有去醉楓閣,而是坐在院中的搖椅上悠閑的磕著瓜子。

    “王妃,該去醉楓閣伺候王爺了。”

    “不要!”

    童七汐帶著洛璃悠閑的逛著花園。

    “王妃,該去醉楓閣伺候王爺了。”

    “不要!”

    童七汐坐在屋內悠閑的喝著茶。

    “王妃,該去醉楓閣伺候王爺了。”

    “不要!”

    童七汐悠閑的享受著她的午膳。

    “王妃,該去醉楓閣伺候王爺了。”

    “不要。”

    童七汐躺在床上準備享受她的午覺時間。

    “王妃,該去醉楓閣伺候王爺了。”

    “不要。”

    童七汐翻了個身,春困時節總是那么容易讓人入睡。

    不知過了多久,當她的口水沾濕了枕巾的時候,童七汐朦朧之中似乎看見了一道修長的玄色身影坐在桌前。

    “瀟斕玥?”,童七汐驚的坐了起來,“你怎么在這里?”

    “王妃的午覺可還睡的香?”,瀟斕玥冷冷道。

    童七汐趕緊走下床穿好鞋,“你來我這里不會就是為了看我睡午覺吧,有什么事趕緊說。”

    “童大小姐果然好記性,難道已經忘了左日本王說的話了嘛!”,他冷冽的聲音沒有一絲起伏。

    童七汐在他對面坐下,“你是說讓我去伺候你的事情嘛?瀟斕玥,你會不會想太多了,本小姐這一輩子都沒有伺候過別人,所以更加不會去伺候你。”

    “是嘛?來人!”,瀟斕玥喚道。

    “王爺。”,少澤從門外走了進來。

    瀟斕玥冷若冰霜的眼神讓人感覺不到絲毫溫度,他用冰冷的語氣說道:“王妃陪嫁侍女,膽大妄為,私自攜帶王妃去煙花之地,有損王府名節,重打三十大板逐出府去。”

    瀟斕玥的話可是嚇壞了一旁的洛璃,她跪下哭著哀求道:“不要啊王爺,奴婢下次再也不敢了,您饒了奴婢吧,奴婢愿意領罰,只求王爺千萬不要趕奴婢走,奴婢不想離開大小姐。”,洛璃連連磕頭。

    看著洛璃梨花帶雨的樣子可是心疼壞了童七汐,“瀟斕玥,你這是在威脅我嘛?”

    瀟斕玥的神情依舊不變,還是那么的讓童七汐討厭,“是又如何?她的去留取決于王妃。”

    “你……”

    “王爺,王爺您饒了小姐吧,我家小姐她從來都沒有伺候過別人。”,洛璃哭著哀求道。

    “洛璃,你起來。”,童七汐一把拉起了滿臉淚水的洛璃,“不就是伺候人嗎!沒什么大不了的,還難不倒本小姐!”

    “如此就好!”,瀟斕玥站起來走到童七汐身邊,“那么本王就在醉楓閣恭候王妃大駕。”

    “哼!!!”

    ————

    童七汐很不情愿的走在去醉楓閣的路上。

    “小姐,要不就讓奴婢來吧。”

    “不用,洛璃,你難道沒有看出來嗎,那該死的瀟斕玥分明就是在針對本小姐。”

    “不會吧小姐,您與王爺也沒有什么過節呀!”

    “他那個人那么討厭,鬼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小姐你這才剛剛成親呀,若是與王爺一直這樣下去,奴婢真擔心你以后的生活。”,洛璃擔心道。

    “有什么可擔心的,本小姐可沒打算與他做一對長久夫妻,他那么討厭,要是讓本小姐面對他一輩子,本小姐還不如現在就死了算了!”

    “小姐,你不要這樣說嘛!”

    “那要本小姐怎樣說?夸他嗎?可是本小姐一點都找不到夸他的詞。”

    “不會呀!至少王爺的樣子長的還是挺好看的呀!”

    “洛璃,你什么時候瞎的?”,童七汐轉過身看著洛璃說道。

    “哎呀,小姐,我覺得你就是對王爺有偏見,不如你試著換個角度去看王爺呢?”

    “換個角度?就是換上一百八十個角度還是一樣,我與他八字不合!”

    http://www.zpdrhg.live/lengaowangyedepiwangfei/813842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zpdrhg.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三分彩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