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冷傲王爺的痞王妃 > 二十一,討好王爺增進感情

二十一,討好王爺增進感情

    童七汐回到昭陽院吩咐洛璃收好了從將軍府帶回的那身男裝,而她自己則悠閑的坐在院中喝茶,品嘗著十娘餅店買回來的海棠酥。

    她躺在搖椅上,嘴里咬了一口海棠酥,卻閉著眼睛偷樂,五萬兩,五萬兩,這五萬兩可以讓我玉海棠救助很多人了。

    童七汐搖著搖椅,卻一個勁兒的樂呵著,全然不知她的身后已經站了一個人。

    洛璃將童七汐的那身男裝放到了柜子里后就出了房間,剛出房門就看見凌王正冷著一張臉站在童七汐的身后看著她,“王爺?”,洛璃出身喚道。

    此時搖椅停了下來,童七汐轉過頭來,看見了瀟斕玥問道:“你怎么在這兒?”

    瀟斕玥冷沉著一張臉反問道:“怎么?難道本王不能在這兒嗎?”

    童七汐又轉回頭去靠在了搖椅上閉上了眼睛淡淡的說道:“沒,既然來了就坐吧。”

    瀟斕玥掃過旁邊的桌子,“這是十娘餅店的海棠酥。”

    童七汐又扭過頭上下看了瀟斕玥一眼,“呦!王爺還挺識貨的,要不要坐下嘗一塊兒?”

    瀟斕玥坐了下來,可是卻沒有吃海棠酥,他看著童七汐相反的方向說道:“可是具本王所知將軍府今日并沒有為王妃準備糕點帶回來?不知王妃這海棠酥從何而來?”

    糟糕,難道被他發現什么了嘛?童七汐有些心慌,不過轉念一想,就算發現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啊,我不過就是偷偷翻了個墻,讓后買了點自己的東西而已呀。

    童七汐由開始的緊張的抬起頭又變為放松的繼續躺回搖椅上輕松地說道:“我自己買的。”

    童七汐方才的舉動更加加深的瀟斕玥的懷疑,她為什么緊張?她是害怕本王知道些什么嗎?

    瀟斕玥鎖起了眉看著童七汐,而童七汐卻不向以前那樣回他一個白眼,而是把頭轉向了另一邊。

    這無疑更加加深了瀟斕玥對她的懷疑,她到底在隱瞞什么?瀟斕玥問道:“哦,是嗎?可是本王竟然不知王妃今日是何時如何離開將軍府的呢?”

    “就翻墻嘍……”,童七汐輕瞄淡寫的說了一句。

    瀟斕玥不信,深邃的眼眸凝視著童七汐的側臉說道,“是嘛?本王還以為是旁人送給王妃的呢!”

    童七汐搖晃著搖椅,“我倒是想,那樣還剩的我自己花錢了。”

    瀟斕玥眸光斂了一下,這女人可真能夠隱藏的,看來從她這里是探不出什么了。

    瀟斕玥站起身,目光斜視了一下童七汐,“童七汐,本王警告你,不要做出有損我凌王府名譽之事,否則本王不會饒了你!”

    童七汐聽言,眉心一蹙,她放下了手中吃了一半的海棠酥,大聲說道,“你給我站住!”

    瀟斕玥駐足。

    童七汐猛的站起身來對著瀟斕玥的后背大聲說道:“瀟斕玥,要不是皇上下旨賜婚,要不是我被抓了回來,你以為我現在很愿意站在這里看著你嘛!你要是怕我毀了王府的名譽,你現在就可以給我一紙休書,本小姐很樂意!”

    瀟斕玥轉過身向前走了兩步,隔著搖椅對童七汐說道:“休書?你以為本王會那么傻嗎?你既是父皇恩賜的凌王妃,本王自然會好吃好喝的將你養在我凌王府。”

    瀟斕玥說完轉身就走。

    童七汐聽得可是氣炸了鍋,可惡!毀了本小姐原本美好的心情,他是故意來找茬的嘛?

    童七汐在后面一手叉腰,一手指著瀟斕玥大聲呵斥道:“該死的瀟斕玥,你給本小姐記著,只要本小姐還在凌王府一天就絕不讓你痛快!”

    “是嘛?那你倒是可以試試這里究竟是誰的王府。”,瀟斕玥留下一句話消失在了昭陽院內。

    “可惡!氣死我了!”,童七汐氣的直跺腳,“可惡的瀟斕玥,真是氣死本小姐了。”

    這時洛璃過來安慰道:“小姐,你別生氣了,氣壞了身體可就不好了。”

    “洛璃你看見沒有,他是故意來找本小姐不痛快的吧?可惡,要是不給他點顏色瞧瞧他是不是以為本小姐好欺負?”,童七汐很是激動的說道。

    “小姐,你想做什么?”,洛璃問道

    童七汐眼睛一轉,“哼!竟然敢說本小姐毀了王府的名譽!那好,本小姐就讓你知道什么叫毀名譽。”,童七汐露出一抹邪惡的笑容。

    ——————

    夜半,坐在書房,少澤遞上一卷紙說道:“王爺,這時將軍府的大概地形圖,屬下已經畫下來了。”

    瀟斕玥打開了卷起來的紙,看著上面的地形圖,“很好,你把圖紙交給他們去吧,告訴他們,行事務必要小心。”,瀟斕玥又卷起了圖紙交給少澤。

    少澤接過圖紙抱拳道:“是!”

    少澤轉身向門外走去,“等一下?”瀟斕玥說道。

    少澤轉回身,“王爺還有何吩咐?”

    瀟斕玥站了起來,燭火將他的身影照在了窗戶上,顯得格外修長。

    “為了安全起見,此事還是過兩日再去辦吧,本王今日才去過將軍,若是行事被發現,童云廷定會想到是本王。”

    少澤思考了一下,“是!那屬下過幾天再安排他們去。”

    “嗯!”,瀟斕玥點了點頭。

    少澤退了出去,瀟斕玥陷入了沉思,一只撲火的飛蛾震動著翅膀撞擊著燈罩發出‘莎莎’的聲音。

    瀟斕玥眉心微蹙,右手一記掌風探出,撲火的飛蛾斷了一只翅膀掉落在了書桌上…………

    第二天一早童七汐讓洛璃去前院等著,只要瀟斕玥一出去就趕緊回來告訴她。

    洛璃也不知道童七汐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她只能乖乖的聽她的話到前院等著。

    洛璃在前院晃來晃去的,看她著別人都忙著,尋思著自己是不是也該找點事做,不然會不會太明顯了?

    她左右看了看,該做什么呢?洛璃撓了撓后腦勺尋思著。

    這時瀟斕玥正大步從前廳走了出來,少澤跟在他的身后,他路過洛璃身邊時,洛璃趕緊低下頭福了個身。

    瀟斕玥急著要去上朝并未注意到一旁的洛璃,倒是少澤看了洛璃一眼,也未多想。

    洛璃扭過小腦袋看著瀟斕玥出了王府的大門后,趕緊跑回了昭陽院告訴了她家小姐。

    “小姐,小姐,王爺已經走了”,洛璃氣喘吁吁的說道。

    童七汐正悠閑的坐在廊下依靠在石柱上嗑著瓜子,“走了?”,童七汐反問道。

    洛璃喘了一口氣,“奴婢看著王爺上了馬車走的。”

    “太好了!”,童七汐站起來扔掉了手中的瓜子,拍了拍手說道。

    “小姐?”,洛璃疑惑

    童七汐雙眉一挑,“走,跟本小姐去一趟醉楓閣跟我們的凌王大人借一樣東西。”,童七汐說著,臉上卻始終透露著一絲壞笑,真不知道她打了什么樣的壞主意。

    “借東西?小姐,你要跟凌王借什么呀?”,洛璃好奇的問道。

    “去了你就知道了。”,童七汐笑的更加邪惡了。

    ————

    童七汐來到醉楓閣,真正院子打掃的小丫鬟見到了童七汐恭敬的福身道:“王妃!”

    “免禮,那個,你們家王爺在里面嘛?”,童七汐假裝問道。

    “回王妃,王爺上朝去了。”

    童七汐看了一下敞開著的房門,對著丫鬟們笑了笑,“哦,沒事,我就是來隨便看看,你們忙,不用管我。”

    說完童七汐悠哉悠哉的晃進了瀟斕玥的房間,她在房間里面假裝看了看桌上的杯子。

    當她確定屋外的丫鬟沒有注視她時,她趕緊跑到了衣柜前打開柜門,當她看見瀟斕玥滿柜子的衣服時很是嫌棄的說了一句,“一個大男人竟然比女人的衣服還要多!臭美!”

    童七汐翻了翻,然后挑選了一件紫色繡花的衣服拿了出來。

    “小姐,你這是在做什么呀?”,洛璃看著她家小姐的奇怪的舉動走上前的問道。

    “噓!”,童七汐示意洛璃小聲一點,她看了一下窗外,確定外面的人并沒有注意到他們。

    童七汐將手上的衣服塞到了洛璃的手中,然后大步的走了出去。

    來到選中童七汐假裝咳嗽了一聲,然后對著先前的那位丫鬟說道:“那個,本妃瞧王爺這件衣服破了個洞,本妃拿回去給王爺補補”

    小丫鬟看了一眼洛璃手中的衣服恭敬的說道:“王妃,這等小事還是讓奴婢來做吧。”

    “不!”,童七汐著急。

    童七汐的聲音有些大,丫鬟抬起頭奇怪的看著童七汐。

    童七汐從洛璃手中拿過瀟斕玥的衣服擠出笑容說道:“這不是小事,本妃舔據著凌王的妃位,自然應該照顧好凌王的生活起居,這凌王的衣服破了,自然也該由本妃親自為凌王縫上才是。”

    ‘啪啪’,真惡心!說這話時童七汐恨不得抽自己兩個大耳瓜子,照顧你的生活起居,哼!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

    小丫鬟見童七汐如此說道,心想定是王妃想要討好王爺增進感情,自己也不好掃了王妃的興不是。

    小丫鬟退到了一旁,童七汐抱著瀟斕玥的衣服,還沖著她笑了笑。

    http://www.zpdrhg.live/lengaowangyedepiwangfei/813842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zpdrhg.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三分彩计划数据